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橘迷

橘迷

 
 
 

日志

 
 

3071、最难缠的是女人  

2014-08-11 08:35:28|  分类: 局长成长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071章、最难缠的是女人(乐趣找乐续写)

  方圆赶紧把孙红军拉了起来:“你这是干什么,有话慢慢说,怎么回事,难道叶书记答应我的事情有变化?我早晨去见他的时候,并没有提这件事啊!”

  孙红军近似哭腔地说:“叶书记并没有改变答应你的事情,还表示为了教育局的工作原谅我的这次错误,而且还说我主动上交宋云生涉嫌犯罪的纸条,也算是立功。他让我好好配合你的工作,不要再稀里糊涂地犯错误。可是我离开叶书记的办公室下楼的时候,正好碰到市纪委的盛书记,他对我昨天的行为很气愤,说我简直就是宋云生和严松的同伙,市纪委准备严肃处理我的问题。”

  方圆说:“你没有把叶书记的意见告诉盛书记吗?说不定他还不知道叶书记的安排。”

  孙红军说:“盛书记只是训斥了我几句,根本没有让我作任何解释,然后就气冲冲地上楼去了。我想,既然盛书记说纪委要处理我,恐怕叶书记也会感到为难。看来,我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方圆说:“我想,盛书记弄清了情况,也会原谅你的。我马上给盛书记打个电话,向他解释一下,任何迫于无奈的错误都是应该原谅的。”

  韩素贞说:“等等,小方。我考虑盛书记之所以对红军这么生气,恐怕还与宋云生有关,谁都知道盛书记过去和宋云生总是站在一条线上,或多或少也不希望宋云生这么快就倒台,如果红军及时报告,不仅可以及时保护你,而且还能挽救宋云生。他现在对宋云生肯定是无能为力了,可是能不气愤红军的过错吗?这个因素,你给盛书记打电话的时候,也要考虑进去。”

  孙红军说:“老局长说的也有道理,不然的话,盛书记不可能对我发那么大的脾气。方局长,我这是自作自受,看来凶多吉少。即便是没有挽回的余地,我也感谢你一辈子。”

  方圆说:“我相信盛书记不会不顾忌叶书记的面子,我把情况跟他解释清楚,再加上宋云生已经成为过去时,他应该能够理解。”说完,拨通了盛治仁的手机。

  “盛书记,我是方圆,打扰您了。本来我想去找您,可是局里马上开会,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我想跟您说一件事。”

  “小方,你去金华还没走呢,千万不能耽误了你读博士的事,说吧,什么事?”

  “盛叔叔,昨天的突发事件,虽然孙红军有一定责任,可是他接到了宋市长的一张纸条,也是迫于无奈才没有及时报告您,昨天叶书记跟我说要严肃处理他,我跟也书记作了解释,我知道也书记和您一样都关心我的成长进步,可是我年轻气盛,有时候做事不注意后果,身边确实需要有人监督和提醒,孙红军为人正派,处事谨慎,又一直担任政工口的领导,绝对能够成为我的最好搭档,从而避免和减少我犯错误。所以,我想请求盛叔叔,原谅孙红军的这次过失,给他一次将功补过的机会。”

  电话里传来了盛治仁“哈哈哈”的笑声:“小方就是小方,大仁大义,好哇!我接受你的建议,叶书记也同意你的意见,不过该处分还是要处分,就给孙红军个党内警告处分吧!下一步他要是再发生这种严重违法规定的事情,那就老账新账一起算,一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在你离开期间一定要负起责任来,否则我还是不会轻饶他。你不是马上开会吗,快去准备吧。”

  方圆说:“谢谢盛叔叔,孙红军也会感激您的,一会儿局里开完会,我就去金华,等我从金华回来再去看您。”

  通完电话,方圆说:“孙书记,不用担心了,踏踏实实地工作吧。刚才我已经跟老局长说好了,我不在期间,老局长帮助你在背后站台,一会儿我在会上宣布一下,估计没人敢捣乱。一会儿盛书记可能要给你打电话,要多检讨,多感谢,不要提我。你去好好准备一下,在会上要表现出一个领导干部的气质来。”

  孙红军站起来,给方圆深深地鞠了一躬说:“谢谢,谢谢方局长,我一定不辜负你的一片苦心,在老局长的帮助下,圆满完成你不在期间的各项工作。”

  看着孙红军离去以后,韩素贞说:“小方,你的大仁大义,就是我这个老太婆也十分感动,难怪上上下下那么多人都服气你,现在我才真正明白,你不仅有本事有能力,而且敢做敢为有情有义,怨不得一些女孩子都把你当成明星一样崇拜,恐怕她们看中的主要还是你的为人和品行。”

  方圆说:“其实,我根本没有老局长说的这么好,不过我重情重义倒是一贯的做人原则,这既是优点,也是缺点,不然的话也就不至于有那么多绯闻了。”

  韩素贞笑了笑,说:“我觉得重情重义绝不能算作缺点,刚才我已经说过,感情这东西有时候也是无法抗拒的,只要处理得好,就不会发生问题。比如说,我的这个侄女,她下一步恐怕只能和现在的对象结婚,可是她能够得到幸福吗?很可能她参加工作以后就会找自己的精神寄托,如果能找到像你这样有情有义的好男人,我才能放心。咳!不说这个了,一切随缘吧。”

  方圆觉得韩素贞的话里有话,直截了当地说:“老局长,我的绯闻已经够多了,我正在考虑怎么杜绝这种事呢。你侄女的事,我一定帮忙,但决不会在这方面动心思,我只是对老局长尽一份心意。”

  韩素贞说:“我知道你现在最担心的事情,就是有人在女人的问题上背后暗算你,难道你还担心我会出卖你吗?你就放心吧,我也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而且这只是我的猜想,八字还没一撇呢,看把你吓的,千万别放在心上,你要是担心,就只当我老太婆什么也没说。”

  方圆“嘿嘿”地傻笑了几声,说:“老局长大人大量,我现在确实最担心的就是有人在女人的问题上做文章,虽然不涉及到违法,但是翟局长的教训时刻提醒我,不能不引以为戒呀!”

  韩素贞爽朗地笑了起来:“小方,翟局长是咎由自取,没有把后院的事情处理好,我刚才说你敢做敢为有情有义,就包括你对夫妻关系的处理,居然能够让孔双华那么服服帖帖,没有因为你的绯闻闹事,这就是你跟翟局长的区别。如今的领导干部恐怕有相当一部分在外面有女人,也不见得没人向上级反映,可是组织上为什么不调查处理?关键在于家里和外面的女人都心甘情愿,即便调查也查不出什么结果。就像宋云生包养倪润清一样,全东州人有几个不知道,可是上面有人查过吗?而且宋云生也不会仅仅是包养了倪润清这样一个未婚女人,恐怕他走到哪里都可能还有女人,只不过是露水情一夜欢罢了。”

  方圆说:“老局长说的倒是在理,可是我绝不能那么肆无忌惮,一旦被人抓住把柄,就可能终结自己的政治生命,为了一时高兴而自毁前程绝对不值得。虽然宋云生不是因为女人而倒台,但是这些年发生的所谓‘情妇反腐’事件却比比皆是,有的时候,最难缠的是女人,最狠心的也是女人,我可不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韩素贞说:“你有这个认识就能够防止阴沟里翻船,那些为了谋取利益的女人,一开始往往就是最难缠的女人,一旦得不到利益就可能翻脸不认人,到时候就变成最狠毒的女人了。这样的女人,实际上还不如妓女,就像埋在身边的定时炸弹,随时都有粉身碎骨的危险,任何时候都沾不得。廉松之所以杀死他的情妇,恐怕也是被逼无奈才以暴制暴。不过,真正有感情的女人,虽然有时候也难缠,但是绝对不会发狠心,不可能伤害自己心爱的人。我不知道你跟宋思思的关系是不是真的,但是我知道她很爱你,像她这样的女人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坑害你。”

  方圆说:“看来,老局长对我各方面都很关心,我也不用多解释什么,只是我应该告诉老局长,有的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但是我决不做薄情寡义之人,只要我应该承担的责任就一定负责到底。”

  韩素贞笑了笑,说:“这才是你的一贯风格,我相信你决不会因为女人栽跟头,因为你有底线,而且敢担当,就是有人想做文章也不会查出他们想要的结果。”

  这时,方圆看了看手表,说:“老局长,快到开会的时间了,咱们去看看孙书记,一起去会场吧!”

  来到孙红军的办公室,孙红军看到方圆和韩素贞进来,立刻起身说道:“我写了个讲话提纲,正想拿给你们看呢。”

  方圆说:“就让老局长看看吧,我一会儿在会上宣布一下,我去金华参加开学典礼活动,起码离开三天时间,教育局的全面工作由你主持,老局长给你当军师,让大家全力支持配合你们的工作,涉及到具体的工作要求由你部署。然后我就离开前往金华。”

  孙红军把讲话提纲交给韩素贞以后,对方圆说:“盛书记刚才打来电话,虽然又批评了一通,但是语气缓和了一些,他说这次减轻对我的处分,并不是市委和纪委宽容了我的错误,而是接受了你的建议,从教育局的稳定和工作考虑,让我一定将功补过,在你离开期间把工作干好,否则发生问题老账新账一起算,我向盛书记作了保证,并且表示了感谢。”

  方圆说:“从现在开始,你就只当昨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挺起腰杆大胆地抓工作,千万不可辜负了叶书记和盛书记的要求,有什么难办的问题多向老局长请教,行政上的事务,老局长比我的经验还丰富,我相信在老局长的帮助下,你会逐步适应掌控好全局,将来我去参加学习的时间肯定不会少,你也就能够正常抓好全面工作了。”

  这时,韩素贞看完了提纲,说:“小方,这次红军写这个提纲,确实很用心,其中有些提法很像你的风格,看来红军是把你当成学习榜样了。”

  方圆说:“好搭档就得风格一致,以后有老局长给咱们背后当军师,我相信教育局的工作会越干越顺手,越干越有成绩。走吧,咱们一起去会场。”

  在大会议室,方圆、韩素贞、孙红军步入会场的时候,包括主席台上就座的各位局领导,全场都自动起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三人来到主席台以后,韩素贞和孙红军走向了各自的座位,方圆向主席台的局领导们拱手致意,然后转身对大家说:“请各位都坐下吧!”

  看到大家都落座以后,方圆说:“很对不起大家,我今天的时间确实很紧急,本来我现在应该在金华的师范学院参加博士生开学典礼,可是由于昨天下午发生的不愉快事情,耽误了行程,而且也让各位同仁担心了,不过经过这场风雨的洗礼,更显得我身上干净了许多,感谢大家这次为我担惊受怕,谢谢大家!”说着又向台上台转着圈下拱了拱手,同样又获得了全场的掌声。

  方圆向大家摆了摆手,掌声停息以后,继续说道:“因为我必须马上赶往金华,所以我只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我去金华的三天时间内,教育局的全面工作由孙书记主持,老局长韩素贞前辈协助孙书记当军师。大家都知道,教育局的工作经验,老局长比我丰富很多,孙书记为人正派处事公允,再加上其他各位局领导的配合,以及全体同仁的共同支持,我在于不在,一切工作都能保持正常运转,绝对不会因我离开发生问题。不过,我也提前安民告示,如果有人故意刁难制造麻烦,党纪政纪也不是吃素的,一定严肃处理!我相信每个同仁都不会这么做。我只讲这么多,下面请孙书记安排继续开会,我只能赶往金华了。大家谁也不许离开座位,请继续开会,谢谢大家!”

  会场马上再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方圆与各位局领导握手告别之后,一边往外走一边向所有人挥手致意,会场上掌声一直响到方圆离开会议室。

  方圆终于坐着李金贵开的帕斯特离开了教育局,路口转弯之前,李金贵放慢了车速,对方圆说:“局长,刚才丁总打来电话,让你去她家一趟,说有重要的事情找你。”方圆问:“哪个丁总?是我干爸还是干妹?”

  李金贵说:“是丁楚珂大小姐,她说丁董事长上午被省纪委的人带走了,具体什么原因不清楚,让我一定把你请到家里去。”

  方圆问:“那她为什么不自己打电话?”

  李金贵说:“大小姐说她昨晚给你打了十几次电话都没人接,她担心你又烦她了,所以没敢给你打电话。”

  方圆说:“可我现在得去金华,这是她知道的,怎么能去她那里呢?至于我干爸被带走的事,我也没办法过问,我就是现在去她那里也无济于事啊。”

  李金贵说:“大小姐让我强拉也得把你拉去,不然的话她就要开除我。”说着就把车停在了路边。

  方圆没想到李金贵会来这一手,趁其不备快速拔下了车钥匙,然后说道:“小李呀,我现在不得不跟你实说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纳斯集团派到我身边的眼线,不光为丁家父女也为纳斯的其他头头提供我的情况,如果你刚才不把事情说破,我还不想挑明,现在丁董事长被带走,很可能涉及到犯罪,你居然逼迫我这个时候去他家,你这不是害我吗?”

  李金贵回过头来,哭丧着脸说:“局长,我也是没办法呀!当初派我给你开车,就是丁董事长的安排,他让我随时注意你的一举一动,有什么情况及时报告,后来大小姐和公司的其他领导知道我给你开车,也都打听你的事情,我敢得罪他们哪一个呀,何况公司给我开的工资又多,我还没有结婚也想多攒的钱啊!”

  方圆很严肃地说:“你为了不得罪他们,就可以出卖我呀!另外,我还告诉你,昨天严松被抓捕以后,我也知道了你与严松有来往,我念你年轻无知容易上当,在办案人员面前替你做了搪塞,没想到你居然一点没把我放在眼里,让你自己说说,我还怎么让你开车?而且你现在涉及为两个犯罪嫌疑人服务,说不定还会受到牵连,我现在替你着想,也得建议你去躲避一下,免得年轻轻的沾染官司,那可要影响你一辈子啊!”

  李金贵转过头来跪在驾驶座位上,哭泣着说:“局长,我不是人,确实让他们给买通了,可是我真的没有出卖你什么,而且你也没有让我发现你的什么事情。局长,你大人大量,就饶过我这一回吧。”

  方圆说:“即便我饶过你,办案人员发现线索以后会饶过你吗?你可是为两个犯罪嫌疑人提供情报,这是犯罪行为,你知道吗?我想为了你的将来,还是去躲一躲吧,等案情有了眉目再露面就安全了,不过你再回教育局的可能性就难说了。我倒是无所谓,办公室的许多人都知道你去纳斯和春晓两个公司领工钱的事,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再给我开车吗?”

  李金贵满脸泪水的继续哭着说:“局长,我现在后悔也晚了,我不怨你,都是我财迷心窍,看来我这辈子是不能给你开车了,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还给你开车,再也不做对不起你的事,我现在开车把你送回机关去换个司机吧。”

  方圆说:“不用了,还是我自己开吧。你好自为之,最好别让办案人员发现,安全地度过这段时间,省得受到什么牵连。我现在就给局里打个电话,让办公室给你办一下手续。我干妹妹那里,我也马上打电话替你解释一下,如果她让你回纳斯躲避更好,她要是不让你回去,恐怕你就更不安全了。”

  说完,方圆当着李金贵的面,给教育局副书记和平打去了电话,说明了与李金贵终止聘用合同的原因,让和平安排办公室给李金贵办理相关手续,随后又拨通了丁楚珂的电话。

  评论这张
 
阅读(9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