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橘迷

橘迷

 
 
 

日志

 
 

3080、当官的综合实力  

2014-08-25 08:12:23|  分类: 局长成长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080章、当官的综合实力(乐趣找乐续写)

  (郑重声明:本人续写局长,纯粹是自娱自乐,因为原作者使用了许多实际地名,这里依然沿用,但是无论地名还是人名全部纯属虚构,请读者不得对号入座,如有雷同,敬请谅解!)

 

  方圆走了以后,张官正想到了安排陈香草母女的事宜,徐培焱那么关心这母女俩,却为何没有给永康方面交代什么任务,是不是秘书长急于赶路给忘记了?这可是涉及到方圆的一件大事,绝不能掉以轻心。在张官正看来,方圆跟这母女俩的关系绝对不一般,已经到了拼死相救的程度,估计背后肯定有什么背景?

  难道母女俩跟方圆有情人关系?可是据了解方圆过去根本不认识母女俩,刚才离开之前也没有任何亲昵的迹象,甚至母女俩都没出来相送,说明情人关系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难道方圆与母女俩有亲戚关系?可是方圆是东北人,落户东州也没几年,而且母女俩的祖籍都在金华,从来没有离开过深山沟,双方根本不可能有什么亲戚联系。

  难道母女俩跟什么大领导有瓜葛,方圆是替人寻访到了这里?这个可能性让张官正顿觉眼前一亮,听说方圆的社会背景极其神秘,省里、中央都有人暗地关照他,说不定这母女俩就是哪个大领导的亲戚或者其他关系,方圆寻访到这里,发现母女俩被人欺负才出手相救。张官正猜测,很可能市委徐秘书长也略知一二,估计这母女俩将很快离开这个穷山沟。

  为了弄清原委,张官正试探地给徐培焱打去了电话:“徐秘书长,你走的时候,我忘记了请示,如何安排方局长救的母女俩,请秘书长明示,官正好作出安排。”

  徐培焱说:“张书记,我走的匆忙,要不是你提醒,还真的给忘了。这两天如果你离开靠山屯,就让村里安排人保护一下母女俩的安全,后天如果方局长没有时间,我就派车把她们接走,先安排给陈香草治病。”

  张官正说:“好的,下一步我准备在新店抓个干部思想教育试点,整顿乡村两级干部队伍,尤其是靠山屯党政班子需要重组,我准备在这里住几天,那母女俩的事情还是我亲自安排,你就放心吧。”

  挂断电话以后,张官正基本肯定了自己的判断,母女俩不是跟方圆有什么关系,而是跟更大的领导有瓜葛。为进一步证实这一判断,张官正决定再跟母女俩聊聊。

  还没进屋,张官正就喊道:“大妹子,方局长他们已经走了,你们娘俩怎么没出来送送?”

  陈香草闻声迎出来说:“张书记,有啥可送的,方局长说,过两天他安排我去治病,到时候还能见到他呢!张书记,进屋说话吧!”

  张官正一边往屋里走一边说:“大妹子,方局长对你们娘俩真够意思,不光救了你们,还要给你去治病,你们娘俩这回可要享福了。看样子,你们是亲戚吧!”

  马淑芬听得出张书记话里有话,就随口编排说:“哪里是什么亲戚呀?来家里之前,我在大街上被人欺负,方局长正好碰上才出手相救,把我送到家以后,方局长说我妈很像一个人,便用手机拍了照片,不知道传给了什么人,随后就发生了李满堂兄弟俩的事情,昨天晚上方局长可能接到了什么人的电话,然后就让我们做准备,说他从金华回来的时候带我妈去看病,很可能就不用再回这个穷山沟了。”

  张官正说:“你们没问方局长究竟是去哪里,大妹子像什么人吗?”

  陈香草说:“我问了,方局长说到时候就知道了,具体怎么回事他也不清楚。”

  张官正说:“你们娘俩的事,看来需要保密,我就不问了,你们也不要往外说。方局长不仅是你们的救命恩人,还是改变你们命运的活菩萨,一切你们就听他安排吧。”

  马淑芬说:“可是,方局长对我们娘俩毕恭毕敬的,我们想报答他都不接受,真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张官正说:“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将来你们一定会有机会报答他的。你们家的房子和承包地准备交给谁看管?如果是外村的亲戚,一会儿我安排车去接一下,这两天把你们离开的事情都要提前安排好。”

  送走张官正以后,马淑芬说:“妈,以后不管什么人问咱们,都按我说的这些应付,咱们和方叔叔的关系,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

  陈香草说:“妈又不是傻子,还能不知道这个道理,任何情况下,咱们都不能给你叔叔添麻烦。一会儿要是张书记派车过来,你就去把你大舅、舅妈和小花接过来。记住,就说你方叔叔救了咱们,帮我去城里治病,可能要留在城里生活,至于究竟去哪里,先不用跟他们说。”

  马淑芬说:“我会比你说的还圆满,你就放心吧。为了方叔叔不受影响,我就是死也不会让别人知道他跟咱们的关系。不知道方叔叔这次去金华还会不会有危险,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他的安全。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咱们娘俩的一切也就没指望了。”

  陈香草说:“你叔叔吉人自有天相,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保护他,绝对不会出事的。”

  在高速公路上,迎接方圆的车队正在以每小时超过100公里的迈速前进着。方圆和徐培焱并排坐在第二辆车的后座上,徐培焱主要介绍了他和叶继成的亲密关系,而方圆也告诉了叶继成到任东州以后跟自己的来往过程,两人通过介绍叶继成进一步加深了相互感情,亲热得犹如老朋友一样。

  而第三辆车上,阮少修开车,张元庆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两人的话题一直没有离开过方圆。张元庆说:“少修,这次方局长能带咱们来搞保障,说明了他对咱们的信任,你一直都受到方局长的器重,我却曾经伤害过他,没想到他不计前嫌,还能这么信任我,以后就是肝脑涂地,我也不能再对方局长有二心,还望少修在方局长面前多多美言。”

  阮少修知道张元庆的为人,心里自然会有所防范,他一边聚精会神地开车,一边说:“张主任,实际上你还是不了解方局长,他在工作中从来不掺杂个人恩怨,尤其是在用人的问题上,他最看重的是工作能力和实际成绩,就是最亲近的人犯了错误,他也毫不留情,在5中的时候他就很器重我,可是后勤出了问题,他把我这个分管副校长骂了个狗血喷头,一连好几天我都偷偷的流眼泪,以为他不会再器重我,可在后勤工作走上正轨以后,他却主动给我道歉,说好钢不用重锤就很难成大器,我才知道他对谁都没有个人成见,总是一碗水端平。”

  张元庆说:“这就是方局长的人格魅力,我现在越来越佩服他了。原来我以为他年纪轻轻的就像坐火箭一样被提升,完全是因为他身后有强大的背景,出于嫉妒的心理才做出那样的傻事,实际上方局长的工作能力和创造的各项成绩有目共睹,绝不是靠关系才提拔得这么快。”

  阮少修说:“哪个领导都喜欢有能力有成绩的好干部,另外人品也是重要方面,谁也不可能喜欢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对领导忠诚老实也是必要的条件,我猜想方局长对我的使用,也是出于这些考虑,他虽然很讲情义,却从不影响坚持原则。”

  张元庆自然清楚阮少修是在暗示自己人品有问题,笑了笑说:“少修说的极是,我原来总想抱着翟新文的大腿,实际上是跟错了人。现在我是死心塌地的跟定方局长了,决不会再有二心。我敢肯定,方局长通过这两天的事件,很快还会再进步,有省委那么多领导的关心,他不想进步都不可能。”

  阮少修说:“方局长的进步,我觉得除了人品好、能力强、成绩多以外,就是天时地利人和了。天时就是机会,具备提升的空间,形成了进步的大气候;地利就是条件,做出了有目共睹的成绩,领导们别无选择;人和就是人脉,包括群众基础和上层关注,能够上下都认可。这一次,方局长的举动,不仅端掉了严松的黑社会势力,而且揪出了以宋云生为代表的腐败团伙,其贡献远远超出了普通的工作成绩,而且他本来就代理局长,破格转正就自然是众望所归了。”

  张元庆说:“少修,你归纳的很贴切,人品好、能力强、成绩多、有机会、有条件、有人脉,这六个方面,就是当官的综合实力,我看其中最难办到的就是人脉,能够争取群众认可就已经很不容易,而上层的关注就更难办到了。我一直想不明白,方局长为什么有那么多领导给予关照,而且走到哪里都能受到器重,包括这次来金华,一个副厅级的市委秘书长能够跑前跑后的为他服务,居然还以师兄弟相称,谁能有这种实力?”

  阮少修说:“我觉得方局长和徐秘书长不可能是师兄弟,他们的年龄至少也得差十几岁,怎么可能一起上过学呢?其中必有咱们不知道的缘故,很可能是借助于其他关系的称呼。”

  张元庆说:“可是他们又确实像老朋友一样,你看他们的那种亲热劲头不亚于亲兄弟,过去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方局长在金华还有关系,而且他这次到山沟里救人也很蹊跷,说不定也有什么背景因素,只可惜咱们连他救的那母女俩看都没看到,我估计很可能又和哪个大领导有关系。”

  阮少修说:“这方面的事情,咱们最好别打听,需要咱们知道的,方局长肯定会告诉咱们。”

  随后,张元庆沉默了,他在盘算着以后如何进一步博得方圆的赏识,工作上自然应该更加积极努力,争取让方圆看到自己的能力和水平,而如何让方圆看到自己的忠诚就需要好好动脑筋了。方圆不缺钱,绝对不会接受任何人的贿赂,仅仅靠嘴上讨好和热情服务,恐怕也不是长久之计,要想把自己跟方圆捆绑在一起,还得另想其他办法!

  张元庆想,自己曾因绯色谣言伤害过方圆,何不在这件事上加以弥补,自己的老婆还有几分姿色,早就对自己在外面找情人心怀不满,要是能顺水推舟介绍给方圆,也算是两全其美,可是方圆能够那么没品位,接受一个残花败柳吗?根本不可能!

  这时,张元庆想到了自己的女儿,一直把方圆当成偶像崇拜,长相又继承了他和老婆的全部优秀基因,可以说是一个少有的小美女,可是她才13岁,还在幼幼的年龄,方圆不可能敢于接受,除非隐瞒年龄,或许还有可能。为了自己的前途,奉献一下女儿又算得了什么,何况自己还另有儿女,如今这世道玩女人都喜欢年龄小的,甚至不惜违法玩幼幼,就看方圆有没有兴趣了。

  车队开进金华市区的时候,已经9点多钟了。徐陪焱给学院领导打去了电话,告知马上把方圆直接送到学校,对方说方圆入学路上的英勇行为给学校赢得了荣誉,将在研究生院正门举行一个简单的欢迎仪式,市电视台已经等候录像报道。方圆认为这样安排对自己有害无益,徐培焱从保护方圆的安全考虑,建议学校取消了电视台的录像报道。

  车队进入师范大学门口的时候,学校领导带领部分师生已经迎候在大门口,两名学生迅速举起了拴在竹竿上的横幅“热烈欢迎「打黑」英雄方圆同学”。四辆车只好停在了大门外,两辆警车上的特警迅速下车警卫在大门口两侧,方圆在徐培焱和两位警官的陪同下步入院内,而张元庆和阮少修则远远地跟随其后。

  一名和方圆年龄相仿的女学生,双手举着一束鲜花走过来,递给方圆说:“献给你,我心中的大英雄!”当方圆接过鲜花的时候,看着女学生立刻怔住了:“怎么会是你?”女学生指了指鲜花里放着的一张纸条小声说:“到时候再告诉你!”说完跑回了学生队伍。

  方圆拿出纸条放进衣兜,将鲜花转交给了身边的特警大队长,跟随徐培焱与学院领导一一握手相见。院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简短讲话,赞扬方圆临危不惧的大无畏精神,入学路上就给学校赢得了荣誉。后来又讲了什么,方圆根本没有在意,他的眼睛正在看着学生队伍,紧盯着那个刚才送花的女同学。

  方圆在暗自思忖:“她怎么来到了这里?难道也是读博士的?为什么选择师范学院?按条件她可以去更好的学校啊?”

  欢迎仪式结束了,徐培焱走近方圆身边说:“师弟,我就不陪你参加开学典礼了,中午我已经安排了欢迎宴会,学校和研究生院的主要领导包括你的导师都参加,到时候我来接你。涉及你的安全保卫工作,中午吃饭的时候,两位警官向巡警交接,由巡警大队一个副大队长负责,转入便衣秘密保护。”

  方圆说:“师哥,我估计不会再有什么危险,就不要劳驾警察保护了。另外,中午应该由我做东,感谢师哥和警方的关照,同时感谢学校领导和我的导师。”

  徐陪焱说:“你的心意我理解,等下一次你来的时候再说吧,这一次,你一切听我的安排。我的人马就先撤出了,中午再见。”

  送走徐陪焱一行人以后,方圆跟随学校领导和师生们来到了开学典礼主会场,主席台背景墙的上方悬挂着“2009年春季清江师范大学研究生学院开学典礼”的横幅,下面的电子屏幕上显示着“清江师范大学欢迎你”、“热烈欢迎硕士博士研究生新同学”等字样。师范大学和研究生院的主要领导在主席台就座,台下前几排是各学科负责人和导师们,后面是往届和新入学的硕士博士研究生,总人数估计有四、五千人。

  研究生学院党委书记李博伦主持典礼,他对着话筒说:“清江师范大学研究生学院即将迎来建院十周年的时候,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今天的开学典礼主要进行四个议题:一是大学总部领导作指示,二是学院刘明博院长代表院领导致辞,三是研究生导师和学员代表发言,四是请本届在职博士生、东州教育局长、昨天入学路上的打黑英雄方圆同学谈体会。下面热烈欢迎清江师范大学唐兴国校长作指示!”

  方圆根本没想到学院领导会安排自己讲话,可是坐在他身边的张元庆递过来一份讲话稿,并有一张纸条告诉方圆,这是昨天晚上他和阮少修一起商量起草的,让方圆看看有没有可取之处。方圆感受到了张元庆和阮少修的良苦用心,把讲话稿看了一遍,朝两个人点头笑了笑,然后一边听着台上讲的主要内容,一边琢磨脱稿讲话的内容。

  当李博伦书记宣布“下面请方圆同学讲话”以后,全场想起了热烈的掌声,方圆一边朝大家挥手致意,一边走上了主席台,恭恭敬敬地给领导们鞠躬以后,又转身给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方圆说:

  “各位领导,各位导师,各位学兄、学弟、学姐、学妹们,我能到清江省培养师资力量的最高学府来深造,感到很荣幸!四年的博士生学习和研究,一定会促进我朝着合格的教育工作者迈进一大步!高兴之余,我又不得不说一说这次来金华的感受,经历了昨天发生的事情,我又觉得自己很惭愧,身为教育系统的一个主管领导,直到昨天我才发现,推行义务教育这么多年,贫困山区还有没上学和上不起学的孩子!令人震惊啊!”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我昨天救下的母女二人都没有文化,经过询问那个村子有不少孩子没有上学,是他们不愿意上学吗?不是,绝对不是,而是他们上不起呀!从一年级开始就得跑七、八里山路,孩子们能受得住吗?后来虽然搞了校车接送,可是那得花钱呐,一些吃饭都困难的家庭,谁愿意掏这笔钱啊!曾经扫除了文盲的国度,为什么又要步入穷人上不起学的境地?难道不值得深思吗?”说着,方圆揉了揉眼睛,似乎他流下了眼泪,台下又是一片掌声!

  方圆接着说:“我们不是有义务教育法吗?为什么得不到很好的贯彻,虽然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是经费投入不足,以及领导的官僚主义,恐怕应该是主要原因。这些年不顾实际地撤点并校,无情地改变了有孩子的地方就有学校和教学点的方针,偏远山区和农村的孩子们还能就近上学吗,有的领导以缺乏师资为借口,实际上又有很多师范毕业生难找工作?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我不知道是谁发明的撤点并校,但可以肯定就是为了省钱,从而造成一部分孩子上不起学,而保留下来的学校却人满为患。这还是义务教育吗?曾几何时,有一个说法叫得特别响,再穷不能穷了教育,再苦不能苦了孩子,可事实呢?我们的教育正在朝着贵族教育、金钱教育发展。这就是义务教育的悲哀!“同样台下再一次响起了掌声!

  方圆继续说:“所以,我今天站在这里感到羞愧,应该向那些山里的孩子和家长们道歉!当然,我一个人的力量难以扭转这种违犯义务教育法的现象,但是作为教育工作者,应该积极地为改变这种状况多做一些努力,现在我来清江师范大学深造,主攻教育管理学,也是为了进一步探索我们的教育之路,力争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能够有所作为,尽快减少和杜绝各种违犯义务教育法的现象。否则,我就不配做清江师范大学的博士生!”

  方圆结束讲话的时候,清江师范大学的校长唐兴国疾步走向讲台,紧握方圆的手对全场师生说:“如果各地教育系统的领导,都能像方局长这样考虑问题,中国的教育就一定会有长足进步,我们师范教育也会大有作为!请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感谢方圆同学的精彩演讲!”

  评论这张
 
阅读(9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