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橘迷

橘迷

 
 
 

日志

 
 

3087、导师指点迷津  

2014-09-15 10:39:21|  分类: 局长成长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087章、导师指点迷津(乐趣找乐续写)

  (郑重声明:本人续写局长,纯粹是自娱自乐,因为原作者使用了许多实际地名,这里依然沿用,但是无论地名还是人名全部纯属虚构,请读者不得对号入座,如有雷同,敬请谅解!回两家三天,没有更新,昨晚回来急匆匆写了一章,过渡一下)

  方圆看到张维吉沉默不语,以为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便开口问道:“叔,刚才您还那么高兴,现在怎么了,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沉稳老练的张维吉,很快打断了思绪,笑呵呵地说:“我是看着你们年轻人随随便便的,想起了你岳父我们年轻的时候,觉得真有些天地之别呀!别说像你两个妹妹这样亲你,就是男女之间拉拉手,我们那时候都觉得脸红。现在多好啊,无拘无束的,心里怎么想都可以表达出来!”

  方圆说:“这些年来,一些传统意识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虽然有些不伦不类,但是自由意识明显增强,只不过官场上还有清规戒律,弄不好就会受到处理。”

  张维吉说:“这就是官场上一些制度的虚伪,比如说女人问题,党纪政纪都不允许私通行为,不允许有情人,可是社会大环境又明显大相径庭,怎么可能有效执行呢?到头来只能成为官场争斗的工具,再有本事的官员,即便没有其他错误,也可用女人问题说事,达到清除异己的目的。我常说,官场就是战场,实际上就是说官场的虚伪东西太多。我是个喜欢自由自在的人,所以只作学问不求官场。”

  方圆说:“叔,我现在又何尝不想脱离官场,过一种无拘无束的生活,官场上陷阱太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陷进去。不过我不想纯做学问,倒是想闯荡一下商场。”

  张维吉有些惊讶,不知方圆年轻有为如日中天,为什么在前途无量的时候,说出这种话来:“小方,这可不像你的性格,我听老孔说你这些年都是迎难而上,从没有惧怕过任何人,现在怎么想打退堂鼓了?要知道商场也是战场啊!风险比官场也差不了多少。”

  方圆说:“我倒是不担心其他风险,在商场上起码不至于因为女人问题栽跟头,而在官场上就可能被处理。不知道我岳父跟您说过没有,我在这方面虽然都是无奈所为,但是既然形成了事实,我就不能不负责任,如果留在官场早晚会有人做文章。”

  张维吉开心地笑了起来,说:“小方,我还以为你厌倦了官场上的拼争呢,原来只是担心女人问题。从你刚才的话中我已经听出来了,你想摆脱党纪政纪的约束,完全是为了对女人负责到底,没想到你还是这么重情重义的汉子。如果是这样,你就大可不必担心女人问题了。”

  方圆不解地问:“为什么呢?请叔指点迷津。”

  张维吉说:“你这么有情有义,哪个女人还舍得让你离开,即便有人捕风捉影的举报你,组织上调查的时候,哪个女人也不可能承认不利于你的事情,没有证据就等于没有事实。男女之间只要没有违法违纪的利益联系,你情我愿,互不伤害对方家庭,互不影响他人感情,来往的时候再注意好安全,防止别有用心的人拿到证据,就不可能招惹什么麻烦。”

  方圆说:“这些我还是比较注意,虽然人们有猜测,但是谁也不可能有什么证据。可是,我身边依然还有女人追求,甚至还有高官的女儿,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陷进去。我有时候常常想不明白,实际上我长得也不怎么样,应该说其貌不扬没啥魅力,可不知为什么还会招惹女人纠缠,稍不注意就会难以解脱,事后我又不能伤害人家,只能真心实意地保持来往。”

  张维吉说:“小方,你的魅力既不是相貌也不是官职,恐怕就是你的人格,我相信你不光对女人而且对其他朋友,都是重情重义敢做敢为,所以你走到哪里都会有朋友,自然也包括女人。我觉得,这不是坏事,而是你成功的辅助阶梯,这些年你进步这么快,难道没有这个因素吗?我想你心里最清楚。古人云,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祸莫大于贪欲,福莫大于知足。少事为福,多心为祸,等等,其实都是一个道理,也就是福祸相依求避祸,把可能出现的不利因素降低到最小程度,在扬福避祸中相辅相成。”

  方圆说:“叔的意思是,女人问题处理好了就是福,处理不好才是祸。要想得福就必须知足常乐,与人为善,防止为日常琐事争夺名利,惹是生非;要想避祸就不能忘乎所以,贪得无厌,也不能疑神疑鬼,四处树敌。这些应该说都比较容易做到,可是,官场上的事情复杂多变,有时候你心平如水,与世无争,却无端被人猜疑嫉妒,甚至你信赖的人都可能在背后下黑手,另外官场上都有无形的人事圈子,即便不想陷入也很难摆脱,这些都难以掌控,又不得不防,否则遭到暗算还不知道敌人是谁,恐怕祸事更多。包括女人的心理有时候也很难猜度,弄不好就可能两不相成都是祸。”

  张维吉说:“官场上的险恶必须防范,但是对于真正钟情你的女人,就不能应用官场的潜规则。孔圣人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单就女人而言,就是不能过于亲近宠爱,以免撒娇任性;同时又不能过于冷淡疏远,防止因爱生恨。我想你会处理好的,只要女人死心塌地的维护你,就不可能出现你担心的问题。”

  方圆说:“但愿如此吧,有位将军说,女人忠诚最可靠,我现在还很难说能不能把握好,只能听天由命了。不过我对真正钟情于我的女人,这辈子都会不离不弃,哪怕是因此离开官场也在所不惜。”

  张维吉说:“小方,看来哪个女人跟你都是福份,我敢肯定,你越是重情重义越不会因为女人栽跟头。这次你正好学习教育管理,可以多角度结合起来研究,我相信你会更加炉火纯青,处理好你所担心的问题。即便你遇到难关,你的朋友,你的女人,也不会袖手旁观。所以,你不能自己打退堂鼓。”

  方圆说:“我谨记叔的教诲,争取让女人问题都有个好的结局。经过叔的指点,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应该帮助钟情我的女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可做,形成独立生活的能力,成为我事业上的帮手和伙伴,或许会减少男女之间的猜疑。”

  张维吉说:“我相信你的智慧,一定能够很好地破解这个难题,让福祸相依全部转化为有利条件,促使你在官场上获得更大的成功。现在你既然成了博士生,还应该边学习边应用,争取成为学用结合的最优秀毕业生。”

  方圆说:“我一定会积极努力,用最优异的成绩完成四年的博士学习,绝不给老师丢脸。”

  张维吉说:“我相信你就是自学,也能够成为最优秀的教育管理学博士。你这次课程的相关教案,以及前两个单元的考试内容,我都给你复印了一套,凭你的理解能力也就不用我专门辅导了,有什么疑难之处你可以给我打电话。论文的问题,既然唐校长让你整理座谈会上的发言,我看也可以作为学习课程的应用论文发表,只要论述内容添加一些教育管理的理念,应该是一篇很有影响力的论文,所以这一次也就不用给你专门布置论文任务了。”

  方圆说:“我回去以后,就先把这篇论文整理出来,定稿以后马上托人带给您,经过您修改润色以后再提交学校发表,其他学术刊物如何发表,全凭您安排。另外我请求您和我同为作者,让我也沾沾您的名气。”

  张维吉说:“你的心情我理解,到时候我添加一个指导教授的名字即可,不需要再把我列为作者,因为我已经到了院士学位,不需要再用论文装门面,下一步主要是提升你的影响力,我作为你的导师同样沾光。”

  方圆说:“其实,我是真的想沾您的光,我岳父说您在管理学方面的造诣比他更有专长,这些年他在领导岗位上,更多的是应对官场争斗和政绩追逐,已经荒废了专门的理论研究,您只做学问不求官场,自然比我岳父的功底更深厚。”

  张维吉说:“管理学的实际功底,还是应该学用结合,你岳父在官场上游刃有余,就是他把管理学应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跟他还有很大距离,我相信你通过博士课程的学习,将来在工作中会更加得心应手,说不定在管理学方面还会有新的突破。”

  就在师徒二人谈得十分亲热的时候,方圆接到了阮少修的电话:“局长,又出大事了!耿清把张元庆打成重伤正在抢救。”

  方圆一惊:“怎么回事?耿清为什么打张元庆?他们两个没有什么冤仇啊。”然后对张维吉说:“叔,我们局里出了点事,我先处理一下。”

  阮少修说:“这一次倒是张元庆为了维护你挨打的。我们返回东州以后直接到了教育局,张元庆带着我去向孙书记汇报,当时韩素贞老局长和耿清、孔丽丽都在场。耿清突然发问,说你来金华上学为什么用公款送礼,张元庆解释说所有礼品都是方局长自己掏的钱,耿清不信,指责张元庆包庇你的贪腐行为,还骂张元庆是走狗奴才,张元庆骂耿清是小人伪君子,说了耿清对你造谣的几件事,包括前天打电话说你被双规,挑拨离间的情况,耿清恼羞成怒,把手里拿着的喝水杯子猛一下砸了过去,张元庆没防备正好被砸在头上当时就晕倒在地,飞溅的陶瓷碎片还划伤了孙书记的脸。现在张元庆还在抢救之中,耿清已经被派出所抓走。”

  方圆说:“这个耿清,这不是自我找事吗!张元庆伤的重不重,有没有危险?”

  阮少修说:“我估计耿清对礼品的事一清二楚,还好你有防备,回来的路上我担心张元庆做手脚,就把发票全部要了过来,刚才我已经给孔总打了电话,她让张巧拿走了发票回去下账,这样耿清就等于是无中生有了。张元庆这次伤的不轻,我刚从医院出来,到现在还没醒来,那么重的搪瓷杯子正好砸在太阳穴位置,出了不少血,很可能也伤到了骨头,据医生说即便抢救过来,也可能造成严重的脑震荡。”

  方圆说:“少修,感谢你及时处置了礼品的事情。我马上给孙书记、老局长韩主任和卫生局陈海霞局长打个电话,要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抢救张元庆,另外我想安排你临时兼任办公室的工作,一会儿我跟孙书记和韩主任提出这个建议,这样你的担子就重了,我相信你能够担当起来。”

  阮少修说:“谢谢局长的信任,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紧接着方圆给孙红军、韩素贞分别打了电话,对抢救张元庆,安慰好家属,防范教育局不稳定因素等作了安排,并协商决定由阮少修临时代理办公室主任。随后给卫生局陈海霞局长打电话协商了抢救张元庆的事宜。最后给市委书记叶继成和分管教育的副市长梁兆朋打电话报告了情况。两位市领导对方圆没用公款送礼和出事后所做的安排表示赞许,并提出了做好稳定工作的要求。叶继成还过问了陈香草母女俩的安排情况,方圆报告之后表示满意。

  最后,方圆又给孔双华拨打了电话,刚刚接通就听孔双华说:“方圆,我真服气你了。张元庆那么对你耿耿于怀,这次居然为你付出血的代价。你为人处事的能力,真是越来越让人有些琢磨不透了。”

  方圆说:“感谢老婆的夸奖,其实我正是为了防止张元庆抓住什么把柄,才决定礼品的钱由咱家里支付,再说了咱也不在乎那几万块钱,以后我在经济问题上必须慎之又慎,绝不能让任何人抓住什么把柄。”

  孔双华说:“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只要经济上和其他方面不出问题,也就牵扯不出女人的事情,以后我会注意的。咱妈现在对你的看法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她这两天一直嘱咐我,不要再为女人的事呕气,防止被别人钻了空子。她说你是个有情有义的真正汉子,相信你对我和这个家能够负责一辈子。”

  方圆说:“谢谢你和妈的理解,任何时候你都是我的结发妻子,尽管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但是这辈子我对你的感情都不会改变。中午我给咱妈打了电话,她还让我劝你不用担心她呢,你就放心吧,我有办法让她比过去更开心快乐。”

  孔双华说:“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等你回来,有空多陪陪咱妈,我总担心她想不开再惹出什么祸端。现在我真有点怨恨咱爸,他怎么就不能像你这样把老妈也摆在第一位呢,说起来老妈也够可怜的。”

  方圆说:“老爸那里咱们不用担心,只要让老妈高兴起来,咱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而且老爸已经提示了我应该怎么办,为了对老妈尽孝道我一定会安排好的。今天晚上我在导师家里吃饭,她也是老爸的师弟,跟老爸一直有联系。明天我帮万大哥办完事以后,金华方面准备后天凌晨派警察护送我回去,你就放心吧。”

  通话结束以后,张维吉说:“小方,无论在官场还是在家庭,我看你驾驭的能力可都不一般啊!听你刚才的口气,老孔也遇到了麻烦,是不是老伴不理睬他了?老孔能有你这样的女婿真是福份,要是早认识你几年,说不定我还要跟他争一争呢!”

  方圆笑了笑,说:“叔,上年岁的老人是不是越来越固执啊,我岳父和岳母就很典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岳母从杭江回来以后就一直不愿意回去了,我只好两头做工作。”

  张维吉神秘兮兮地说:“小方,你也不用给老孔打掩护,我猜想师哥在外面肯定有女人,被老伴发现了自然就会不理睬他。说老实话,你阿姨现在对我也差不多是这个样子,下一步你还得想办法跟帮你岳父一样帮帮我。”

  方圆说:“叔,您真风趣,阿姨天天和您在一起,怎么可能产生隔阂?我岳父调到省委党校以后,老两口才闹起了别扭,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

  张维吉朝厨房看了看,小声说:“我现在有些力不从心,你阿姨都退休了还不减当年,我有时候不搭理她,矛盾就越来越多了,以后你来家里多劝劝她。”

  方圆说:“我看阿姨很开通的,只要解释清楚就不会有意见了。”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评论这张
 
阅读(6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