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橘迷

橘迷

 
 
 

日志

 
 

3104、耿清发疯打老婆  

2014-10-10 14:07:02|  分类: 局长成长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104、耿清发疯打老婆(乐趣找乐续写)

  (郑重声明:本人续写局长,纯粹是自娱自乐,因为原作者使用了许多实际地名,这里依然沿用,但是无论地名还是人名全部纯属虚构,请读者不得对号入座,如有雷同,敬请谅解!)

  原来孙红军上班以后直接到了法规科,想看看昨晚阮少修他们加班写材料的情况,正在和阮少修交谈的时候,办公室值班人员前来报告一个突然情况,看守所打来电话,耿清的爱人董金凤在律师陪同下前往送达受害者家属谅解协议书,办案人员受理以后,董金凤请求见一见耿清,劝他诚恳认罪,争取轻判,得到准许之后,在办案人员监督下,董金凤见到了耿清。但是在董金凤谈到方圆帮忙说服张元庆家属签订了谅解协议书之时,耿清突然破口大骂董金凤简直就是个婊子,说他宁可判死刑也不接受董金凤拿身子换来的假同情,言外之意就是董金凤跟方圆睡了觉,紧接着就狠狠地打了董金凤两个耳光,被办案人员制止以后,居然撕毁了拿给他看的一份谅解协议书复印件,还骂张元庆家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原谅打伤自己老公的仇人,要不是跟方圆有一腿就不可能同意这种事,气得董金凤从办案人员手里要回了谅解协议书,当时就要求跟耿清离婚。

  孙红军最后说:“方局长,我看耿清实在是不可救药了,你这么对他大仁大义,没想到他却以怨报德,这个时候还诽谤你,我觉得你对他有些过于同情,就不要管他的事了。”

  方圆沉思了一会儿,说:“孙书记,看来耿清对我的成见太深,这不能全都怨他,要是我及早发现和消除这种矛盾,或许不至于发生这样的事。而且他这次就是减轻处罚,故意伤害致人重伤,也不可能无罪处理,再回教育局肯定不可能。为了给他留点活路,我觉得还是应该帮帮他,尽可能减轻让他早些获得自由。不管他怎么看我,势必同事一场,还是要仁至义尽。一会儿我和孔局长、王红霞先去找一下耿清的家属,劝他不要离婚,否则耿清这辈子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你放心吧,我先把这件事办好,再去相关的企业。”

  孙红军说:“方局长,难怪你的人脉关系越来越广,仅凭耿清这件事,你就让我刮目相看,或许你是对的,人与人之间多宽容一些,才能和睦相处!好吧,我支持你,说不定将来耿清知道了这一切,他就是再铁石心肠也会感激你的。”

  孙红军离开以后,方圆批阅完文件,给董金凤打去了电话:“董大姐,你在什么地方?我想见见你。”对方传来了哭声:“方局长,我回家了。刚才去看耿清,说你帮忙正在给他想办法减轻处罚,结果他看到谅解协议书就火了,骂我是婊子,卖身跟你求情,还狠狠地扇了我两耳光,我觉得太委屈了,还指望他回来干什么,我要跟他离婚,已经把谅解协议书要回来了!”

  方圆说:“大姐,我真没想到他对我的成见这么深,实际上我们之间从未发生什么冲突,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恨我。不过,我还是希望大姐冷静地考虑一下,你们老夫老妻这么多年,在他落难的时候,你就舍得离婚吗?他现在的心情肯定不好,我估计他骂你打你都是因为他恨我,才不愿意让我帮忙,实际上他发脾气不是冲着你,完全是在发泄他对我的怨恨,你从这方面多想想,就不会恨他了。”

  董金凤嘤嘤地哭泣着说:“方局长,你真是菩萨心肠,他背后给你造谣生事,你不恨他还给他开脱,却换来了他再次造谣,你还帮他干什么?”

  方圆说:“大姐,我现在主持教育局的工作,耿清是领导班子成员,这次违法犯罪又因他给我造谣所致,虽然我当时还在金华,表面上没有责任,可是我如果小肚鸡肠,对耿清落井下石,教育局上上下下会怎么看我?尤其是原来跟耿清的老部下,就可能人人自危,处处防范,谁还有心思干工作?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不也是在帮自己吗?”

  董金凤依然带着哭腔说:“方局长,你怎么做,我无权干涉,可是我对他算是死了心,我好心好意地为他减少牢狱之苦,换来的却是一通臭骂和毒打,到现在我的脸还肿着,嘴里面可能也有破的地方,吐唾沫还有血呢!你说他还算人吗!这一次我倒是想开了,无论如何也得跟他离婚,他判多少年也就跟我没关系了!”

  方圆说:“大姐,你今天不上班了吧?你家住在哪个小区,能不能把详细地址告诉我,一会儿我和孔局长去看看你。”

  董金凤告诉了详细地址以后,说:“我这个样子,脸肿的火辣辣的痛,还怎么去上班,刚才我给单位打了电话,请一天假,这辈子嫁给耿清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这次还连累你被他侮辱,我这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真不知道该怎样报答你。”

  方圆说:“你是大姐,我是你兄弟,姐弟之间还用客气。再说了这两年给我造谣的人也不只耿清一个,我要是都在乎那还不得气死呀!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只要自己行得端做得正,别人说什么都无所谓。”

  董金凤说:“方局长,你这个兄弟我认定了,不管我跟耿清离不离婚,也会跟你常来常往。我女儿一直把你当成偶像,她的影集里有好几张你的照片,都是从报纸上剪下来的,手机里也有翻拍的。她现在比我还恨她爸爸,我估计就是因为耿清给你造谣的缘故。”

  方圆说:“大姐,你的情绪千万别影响到孩子,现在她们正处在青春期,压力太大了就可能出问题。咱们见面再谈吧,我们马上过去。”

  随后,方圆给孔丽丽打了电话,说明了这一新情况,孔丽丽和王红霞很快就来到了方圆办公室。孔丽丽说:“方局长,小王已经通知了5家企业的老总,都表示一定高标准完成准备工作,感谢教育局给他们提供这么好的机会,欢迎你去检查指导。”

  方圆说:“省以上领导去视察,媒体肯定都会跟踪报道,企业花钱做广告也没有这种效果,他们能不欢迎吗?咱们上午先去安慰一下耿清家属,然后去春晓糕点公司,咱们现在就出发,我给你们当司机。”

  王红霞说:“局长,哪有下属让领导开车的,我的驾驶技术还算不错,就让我开吧。”

  孔丽丽说:“方局长,我看可以,就让小王开吧。你总这样自己开车也不是个办法,这几天还是赶快找个司机吧?”

  方圆说:“说老实话,要不是有规定,领导干部不许自己驾驶公用车辆,我真想不用司机了。换了两次都吃里扒外,要是有人想暗算我,只要买通司机就可以办到。这段时间,市委领导担心再出现司机被收买的情况,暂时允许我自己开车。下一步可能要统一进行公车改革,到时候看看怎么改法再说吧。这两天咱们一起出去就让小王开。”

  三个人很快就来到了耿清家里,董金凤开门的时候,方圆就看到了她脸上左面明显比右面肿胀许多,嘴角上还有刚刚擦过的血迹,看样子两巴掌都打在了左面,用力的狠劲肯定不小,就像严松那次打连恒波差不多。

  进门以后,董金凤难为情地说:“方局长、孔局长,我让你们见笑了。这位是?”她看着王红霞问道。王红霞一边与董金凤握手一边说:“我叫王红霞,是人事科的办事员,比方局长小一岁,你就叫我小王吧。”

  孔丽丽抚摸着董金凤的脸,说:“董姐,他居然下手这么狠,不行的话,咱们去医院看看吧,挺漂亮的脸蛋,可别落下什么毛病。”

  董金凤勉强笑了笑,看上去就像哭一样,不好意思地说:“没事的,都40好几了,还漂亮啥,皮糙肉厚的,过两天就好了。我还不如长得像猪八戒他二姨那样,就省得那个牲口一天到晚的担心我出轨了。”说完看了看方圆,眼泪又流了出来。

  方圆说:“董大姐,你就别自己糟践自己了,这一次虽然耿清有些太过火,但是你们老夫老妻的感情还是有的,昨天你拦车下跪找我道歉,就说明你想救他,这个忙我无论如何得帮你,公检法走程序的时候,我都跟他们解释一下,争取让耿清早点出来。”

  董金凤说:“方局长,我知道你重情重义,想给耿清留条活路,可是他这样对我,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这一次你就是说出大天十二点来,我也没有办法原谅他,刚才我也考虑过了,我这么大年龄了,离婚不离婚已经无所谓,我给你这个面子,暂时先不跟他离婚,但是我绝对不会再费心救他了!”

  方圆说:“大姐,你能这么想,就比刚才有了进步,这两天我抽空去看守所看看耿清,跟他平心静气地好好谈谈,如果他消除了对我的怨恨,就一定后悔他对你犯下的错误,到时候你再去看看他,只要他给你道了歉,你也就不会再恨他了。”

  董金凤说:“兄弟,你对他这么诚心诚意,如果他不给你道歉,即便是他给我道歉,我也不能原谅他。一个无情无义不知好歹恩将仇报的人,我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方圆说:“好的,大姐,那就一言为定,如果我说服不了他,就不会再来劝你。这两天你好好养伤,千万别想不开,高高兴兴地生活,有什么困难就给我打电话。”

  董金凤说:“你放心吧,他出了事,我有啥想不开的,就看他对你是什么态度了。你们都是第一次来我家,快坐下,吃点水果,咱们说会儿话。”

  方圆看了看表,时间还早,说道:“那就坐一会儿,咱们9点出发,你们女人一起拉呱吧,我参观参观大姐这套房子。”说着就往里面走去。

  董金凤拿起水果刀准备削苹果,王红霞抢过来,说:“还是我来吧,你去陪陪方局长。”

  方圆实际上在想如何说服耿清的事情,漫不经心地走到了阳台上,没想到他站在全封闭的窗前往外看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人从后面搂住了他。回头一看,原来是董金凤。

  方圆急忙转过身来,小声说:“大姐,这可使不得,孔局长她们会发现的。”

  董金凤也压低声音,说:“我现在太孤独了,自从我昨天见到你,就一直有这个想法,我真的很喜欢你,要不是耿清那样说你,我还不敢表达出来,你要是不让我离婚,我就得这么做。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即便是你找人给他轻判,重伤害最少也得判三年,你就忍心让我守三年活寡吗?”

  方圆说:“大姐,我要是答应你,良心上就说不过去,还怎么去说服耿清啊?况且我也不能经常跟你见面,恐怕还是解决不了你的孤独之苦。”

  董金凤说:“我不管你能不能说服他,只要你能跟我好,他判多少都无所谓!刚才我答应你,就是想这么办,他越是怀疑,我就越想以假乱真。”

  方圆说:“大姐,现在不是说这种事的时候,我给你解释多了,孔局长她们会怀疑的,等咱们单独见面的时候再说吧。”

  董金凤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了方圆,笑了笑,说:“我失态了,你别在意,等有机会再跟你说,其实这是我女儿的意思。”

  方圆故意抬高声音说:“大姐,这是三室两厅吧,很宽敞,装修的很不错。”然后小声说:“千万别提这个事了。”

  董金凤点了点头,正常回答说:“这是我们地税局集资建的,价格便宜,装修是统一办的,科级以下的几乎家家都一样。”

  方圆说:“看来还是你们地税局有钱啊,我们教育局的可比你们差远了,你们住这一套,老耿的那套呢?他分的也是三室两厅的。”

  董金凤说:“一直闲着也没用,简单装修以后,已经租出去了。东州这里外来人员多,闲着的房子都能租出去。”

  两人说着话回到客厅,虽然表面上有说有笑都很平静,但是内心却在互相猜度着各自的心理。

  董金凤的表白有三方面的考虑,一是女儿昨晚的激励,她跟女儿说了方圆不计前嫌还帮助耿清的情况,女儿说要是有个方圆这样的爸爸就好了,还说将来找对象就找方圆这样的,这让董金凤的心有些蠢蠢欲动;二是她内心确实喜欢方圆,昨天下午短短一个多小时的接触,让她体会到了方圆的魅力和本事,尽管耿清多次说方圆是个花花公子,但是她的心却被方圆俘虏了,好男人自然有女人追求,那不是男人的错;三是耿清骂她的逆反心理,本来耿清有愧于方圆,居然这个社会还恩将仇报,怎么能对得起人家方圆,你不是怀疑我干了那种事吗,干脆我就以身相报,让你当活王八!

  基于这些考虑,董金凤从接到方圆的电话时就开始春心萌动,想找机会表达出来,看到方圆一个人在阳台,便直接表白了心愿。可是,方圆虽然没有明确答应,但是也没有生硬拒绝,究竟有没有这种可能性呢?从他对自己这么关心的情况看,应该有很大希望,无缘无故的怎么可能这样热心呢?如果他真的喜欢自己,为什么刚才那样搂抱他,却没有任何回应的举动?难道他嫌弃自己年龄大,不适合口味?可是自己并不显老啊,论长相也不次于那些年轻的漂亮女人,不可能一点吸引力都没有吧?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开了头,就不能再退缩,哪怕是只有一次也要争取,就算是自己对他的报答!

  董金凤一边和跟孔丽丽、王红霞有意无意地说着话,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下一步的打算,而跟方圆说话的时候,总是特别注意她的表情,但是她却看不出什么,这让她更加佩服方圆的沉稳老练和遇事不惊。

  实际上,方圆的思绪也在快速的闪烁,他理解董金凤所面临的感情饥渴,知道她的表白没有掺杂损害自己的任何因素,但是自己给她热心帮忙,谅解耿清的罪错,实际上并非为了显示自己有多么清高,也不是什么宽宏大量,而是为了配合风清气正教育,围绕如何处理同事间的矛盾,给大家做做样子而已,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如果接受董金凤的感情,就等于是欺骗,比耿清的行为还要更卑鄙。不过如果生硬的拒绝,董金凤就可能真的跟耿清离婚,那样的话,自己的如意算盘就可能完全落空,一旦出现这种后果可就弄巧成拙了。

  可是,自己的女人已经够多了,尽管她的长相还算漂亮,可是她势必年长自己10多岁,再增加这样的半老徐娘还有什么意义,更何况还涉及到如何做耿清的工作,一旦占有了人家的老婆,事后被他发现还不跟自己拼命啊!这种事与愿违的情况,坚决不能发生。至于如何说服董金凤,只能等见过耿清以后再说了!

  9点整,方圆一行告别了董金凤,直奔春晓糕点公司,孔双华带着张巧等各部门负责人迎接他们进了总经理办公室。方圆简单说明了来意,要求公司上下齐总动员,借东风鼓干劲,高标准做好迎接领导视察的准备工作。然后他说去处理其他事情,中午两点来接孔丽丽和王红霞去帅气服装公司,自己开车离开了春晓公司。

  评论这张
 
阅读(9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