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橘迷

橘迷

 
 
 

日志

 
 

3112、袒露心迹  

2014-10-29 15:05:35|  分类: 局长成长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112、袒露心迹(乐趣找乐续写)

  (郑重声明:本人续写局长,纯粹是自娱自乐,因为原作者使用了许多实际地名,这里依然沿用,但是无论地名还是人名全部纯属虚构,请读者不得对号入座,如有雷同,敬请谅解!)

  方圆在嘴边抿了一下酒杯,笑着说:“盛副总裁是长辈,哪能罚你的酒呢,既然你喝了,我怎么敢不陪呢,就算是我敬的酒,一切都在酒里,咱们就不用碰杯了,好不好?”

  盛启明确实看到方圆已经喝了一口,觉得方圆的话也无可挑剔,举着空杯子说:“好,这一杯就算是你敬我的,可是,来而无往非礼也,咱们好事成双,我再敬你一杯,好不好?”

  方圆依然笑着说:“此一时彼一时,盛副总裁真是大人大量,小方已经领教了,按理说,往而不来也非礼,我本应前去敬盛副总裁一杯,可是下午还有工作,实在不可贪杯,还请盛副总裁多多海涵,等我忙完工作再好好庆贺一番,你看怎么样?”

  有意思,借酒斗智,各怀心机,只不过为一杯酒,却一个表面热情笑里藏刀,一个胸有成竹绵里藏针,既像样板戏的李玉和赴宴斗鸠山,又像阿庆嫂智斗刁德一,很经典,有看头。群峰对方圆足智多谋的巧言善辩,不得不打心眼里佩服。方圆从一开始就没有丝毫退让,却又显得有礼有节,尽管盛启明老奸巨猾,却比方圆差了一大截。

  为了避免出现僵局,群峰举起酒杯,笑着说:“盛副总裁,你可不能这么偏心眼哦,只盯着方局长喝酒,就不管大家了。方局长这两天忙得焦头烂额,哪还顾得上喝酒,你就不用强求他了,还是我敬你一杯吧!”

  其实,盛启明已经看出了方圆不想跟他喝酒,但是又觉得没有台阶可下,正好借着群峰的话头说:“也好,方局长以工作为重,今天不喝也罢,等你忙过这段时间,我单独给你摆酒,祝贺迎接上级领导考察成功,到时候咱们再一醉方休!现在我就只好先敬群书记了。”

  方圆说:“谢谢盛副总裁的理解和支持,到时候咱们再好好庆贺。群书记,小弟没你的酒量大,只好拜托你应付盛副总裁了。”

  群峰说:“方局长放心,我一定把盛副总裁陪到底,而且保证迎接领导考察的工作绝不会拖全市的后腿,我们瓯江区的发展可是跟纳斯集团紧密相关啊!”

  丁楚珂听得出群峰和方圆的对话,同样是一语双关,其中的哑谜只有她和王松知道。在群峰与盛启明喝酒的时候,丁楚珂把王松约到一个单间,商谈了调查盛启明非法转移公司资金的相关事宜,并把已经掌握的情况交给了王松,包括上午刚刚转走的资金,丁楚珂从何愈明在财务部安插的心腹那里,已经得知被转移的资金超过数千万,而且对方账户多为个人账户,都不是纳斯的合作单位。

  王松觉得案情重大,当即给市局王楚尹局长打电话报告了情况,得知方圆提请侦办,又是特大经济犯罪案件,王楚尹自然更加重视,要求瓯江区公安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市局经侦支队也将派人提前介入联合侦查,争取尽快查出结果,如果数额特别巨大,再提请市检察院提前介入。

  王松和丁楚珂回到餐桌的时候,盛启明刚给群峰和孔丽丽敬完酒,看到王松进来,立刻招呼道:“王书记,我正在找你呢,自从你来瓯江区当政法委书记,还是第一次来纳斯集团吧,而且还是来帮我们办大事,我怎么也得敬你一杯酒啊。”

  王松说:“好的,感谢盛副总裁这么热情,你们纳斯集团是瓯江区的支柱产业,区政法委支持保护企业发展也是义不容辞的份内之事,这段时间我如果没其他事情,就来纳斯帮忙,一定把这件大事办好。”

  盛启明说:“那是当然,区委群书记都这么重视,你们政法委自然也不会落后啊!我先敬你一杯,表示一下私人交情!然后再来一杯,代表纳斯集团表示感谢!怎么样?”

  王松说:“我们政法委也是在区委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必须坚持和区委保持一致,盛副总裁的心意我领了,咱们就只喝一杯,下午都有工作,有时候喝醉酒也可能误大事,你可不能让我犯错误哦!”

  两张酒桌,20多人的宴席,似乎最活跃的就是盛启明,可是,大家都看得清楚,他今天的表演效果实在不怎么样,尤其在方圆和王松面前等于碰了一鼻子灰,不过他自己却认为达到了预期目的,起码可以减少一些方圆的成见和防范,而且跟群峰和王松拉近了关系,只要纳斯的运营进入困境,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大显身手了。

  吃过饭以后,孔丽丽让她的司机把王红霞送去了大成公司,丁楚珂不仅给王红霞带了一份纳斯的化妆品和洗涤用品,还特意给朱蕊捎带了一份,这是她故意做给方圆看的,显示她对宋家人的关心。

  王松离开之前,告诉方圆已跟王楚尹取得联系,回去后马上展开行动。群峰说下午还有其他事情,和王松一起离开了纳斯集团。

  丁楚珂问方圆是否在纳斯午休以后再去安东升那里,方圆决定直接去东升集团,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方圆接到了孙红军的电话,告知下午两点,市委组织部燕思卿部长和市政府梁兆朋副市长前来教育局宣布方圆的任命,已经通知各直属单位的一二把手和机关科以上干部参加,请方圆和孔丽丽返回机关。

  方圆本不想回去,却又担心两位市领导反感,不得不返回。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各区县和各局委办的头头给自己打的祝贺电话就已经应接不暇,现在回去恐怕又得被教育系统的人员包围,在工作上火烧眉毛的时候,方圆实在不愿意多耽误时间。

  方圆无奈地说:“孔局长,咱们俩还得回去开会,燕部长和梁市长来宣布对我的任命,我要是不回去,两位领导肯定不高兴,我看习主任和路科长就不用回去了,反正也没有其他事。”

  孔丽丽说:“路科长就留在纳斯集团,我让司机直接拉上陈殿顺去东升集团,先行开展工作,你一会儿再给安董事长打个电话,咱们散会以后直接过去。”

  丁楚珂本想利用午休时间跟方圆多待一会儿,说不定还能得到一次沐浴,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尝到滋味了,心里的那种渴望自然很强烈。不过方圆已经答应晚上前来相会,反正他即便不去开会也要去安东升那里,所以只能默默地看着方圆拉着孔丽丽离开。

  返回的途中,方圆给安东升打去了电话,告知散会以后和孔局长一同前往,有过迎接考察的事宜可以和陈殿顺对接,安东升让方圆只要赶上晚饭即可。

  孔丽丽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等到方圆打完电话以后说:“局长,感谢你帮我化解了婚姻危机,昨天晚上,我按照你的要求去跟他主动,结果果然他没有再提翟新文的事,只是要求我以后绝不能再得罪你,对过去的事情他就不会再计较,让我一定跟你搞好关系,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方圆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看来薛科长怀疑你跟翟新文有染,说不定最担心的就是被你连累,不是有人造谣说‘宁可得罪阎王也别得罪方圆吗’?这就是谣言效应,不仅伤害我,而且也伤害别人。事实上,你应该很清楚,我是那种霸道的人吗?我就不知道这些谣言是怎么制造出来的?”

  孔丽丽说:“你为人处事确实有气魄,不过怎么也说不上是霸道,不然的话也就不可能有人敢造谣了,看来我们都是谣言的受害者。现在我才真正明白,薛保国和女儿都那么恨我,关键不在于我是否有出轨行为,而是担心我跟你把关系闹僵,薛保国在官场上自然知道你的影响力,我女儿一直把你当成崇拜的偶像,父女俩怎么可能允许我站在你的对立面呢?”

  方圆看了一眼孔丽丽,笑了笑,说:“没想到你的家庭问题居然也跟有我联系,这可真是躺着也中枪啊,从昨天薛科长跟我对话的情况看,你要是早帮他跟我认识,恐怕也就不会那么恨你了。”

  孔丽丽笑着说:“怨不得你几句话就说服了他,看来他把你看得比我还重要啊,他让我跟你搞好关系,我还真得当回事,不然的话,他看不到成效,还会怪罪我的。”

  方圆说:“实际上咱们的关系不是一直都很好吗?你在我心目中始终就是一个好大姐、好同事,包括你如实告诉我有关翟新文的事,第一次并非你自觉自愿,只是在提升职务的诱惑下不得不屈从,这说明你也不是那种不顾脸面的坏女人,所以我比过去还敬重你。”

  孔丽丽说:“既然你对我没什么成见,为了咱们的关系以后更融洽,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现在时间还早,你找个停车的地方,咱们再聊一会儿。”方圆说:“回办公室再说不一样吗?”孔丽丽说:“在办公室人多嘴杂,免得再招惹什么闲话。”

  方圆看到前面有路边停车位,就把车停了下来,说道:“什么事,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肯定答应你。”

  孔丽丽说:“我想请你抽时间到我家里去吃顿饭,我那口子肯定高兴,我女儿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父女俩要是愿意你常到家里去,咱们就可以常来常往了。”

  方圆说:“我和薛科长已经约定,过了这段时间聚一聚,咱们在机关几乎天天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还用得着去家里常来常往吗?”

  孔丽丽说:“那可不一样,到家里来往才显得亲切。说老实话,要不是你帮我摆脱翟新文留下的阴影,恐怕我破罐子破摔早就被处理了;这一次要不是你帮我化解婚姻危机,恐怕我的后半辈子就不会再有家庭了。实际上,我现在的一切等于是你给的,这个恩情我总应该报答吧。”

  方圆说:“作为同事,我帮你做些事也是应该的,你不必挂在心上。薛科长有什么事,我也会尽力的,你就放心吧。”

  孔丽丽说:“薛保国让我跟你搞好关系,他明明知道我现在根本不可能跟你做对,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难道你不明白他的真实意思吗?他是想让我跟你的关系再进一步,只是我已经成为残花败柳,根本不敢有这种奢望。所以想请你去家里,也能体现咱们的关系没有隔阂。”

  方圆说:“如果你认为有必要,我就答应你,等咱们忙过这段时间,我就去一次,不过一定要薛科长在家的时候,免得别人说闲话。”

  孔丽丽说:“到家里去,惹不出什么闲话,哪个偷情的也不会在家里胡来,过去我跟翟新文虽然没有几次,可是在办公室打情骂俏却不少,所以才容易被人发现,这个教训我不可能再重蹈覆辙。”

  啊?孔丽丽的这一句直白提醒了方圆,绕来绕去自己还是被孔丽丽绕进去了,不过自己有言在先,必须是薛保国在家的时候。方圆笑着说:“你们也太不注意了,我听说有人听过你的呻吟,那还不漏馅。”

  孔丽丽不好意思地说:“快别羞我了,干那种事,女人有时候控制不住,难免会忘乎所以的。我现在还是虎狼之年,能没有反应吗?要是你喜欢我就好了。”说着试探性地把左手放在了方圆的大腿上。

  方圆很后悔刚才说的玩笑话,这不是自找麻烦吗?只好改口道:“你是我大姐,要说不喜欢,那就不近人情了,不过你刚刚跟薛科长和好,咱们切不可节外生枝,还是保持姐弟关系更为妥当,以免再给你们造成新的裂痕。”

  孔丽丽说:“你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薛保国的意思我也明白,他根本不相信我跟翟新文没有那种关系,既然不再追究,只不过是想让我跟你发生同样的关系,反正已经被不相干的人用过,再让你用他也就感到值得了。”

  方圆笑着说:“你这都是哪跟哪啊,没有哪个男人情愿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有染,为了你的家庭,也为了咱们的声誉,以后咱们还是只做好姐弟,绝不能越雷池半步,只有这样,我才能到你家里去。”

  孔丽丽说:“那就按你说的办,咱们先做一对好姐弟,将来薛保国有什么想法,咱们再商量,我今天就是想让你知道我的心意,绝对不会强求你的。”

  方圆说:“你的心意我领了,咱们把这种感情都用到工作上去,互相支持,互相帮助,防止别有用心的人捕风捉影做文章。”

  孔丽丽说:“好的,我把心里话都告诉你了,你千万别见笑,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以后不管什么事情,我都听你的,绝对不会给你惹麻烦。现在咱们回去开会吧。”

  方圆和孔丽丽来到教育局的时候,直属学校的校长和书记都已经先期抵达,纷纷向方圆表示祝贺,尤其是董梅和邱正轩显得特别激动,两人都是方圆的子弟兵,自然对方圆荣升一把手感慨万端。3中校长赵梓栋还捎来了陈玉凤写给方圆的祝贺信,当时方圆也没有看就装进了手包。

  下午两点,市委组织部燕思卿部长和市政府梁兆朋副市长准时到达教育局,梁兆朋宣读了东州市人民政府任免[2009]2号文件通知,经过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决定,方圆同志任东州市教育局局长。燕思卿宣读了市委对方圆同志德才表现的考察结论,说明了破格提拔的理由和依据,并对方圆提出了期望和要求。

  散会以后,燕思卿代表市委与方圆单独谈话,梁兆朋参加了教育局班子成员座谈会,听取大家对方圆破格提拔的反映。

  在方圆的办公室,燕思卿让方圆跟她一起坐在了长沙发上,拍了拍方圆的肩膀,笑着说:“小方,现在你可是东州最年轻的处级干部,我也不给你说那些官话了,这可是省委赵书记的建议,市常委会一边倒地全票通过,你可不能给赵书记丢脸啊,一定要用事实说话,证明市委对你的破格重用完全是准确的。”

  方圆说:“请燕部长放心,我一定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争取不断创造新成绩,用实际行动报答赵书记和市委的关怀。”

  燕思卿说:“我相信你会做好的,这方面我也就不用再嘱咐你什么了,只是在女人的问题上你一定要处理好,千万不可在阴沟里翻船。说老实话,我对你这方面的事,虽然了解一些,但是一直不以为然,传说再多没有真凭实据,也算不上问题,男女私情只要处理的好,就不可能被别人掌握证据。实际上在官场打拼很难完全摆脱这种事情,不光你们男同志,就是女同志也在所难免,这些年被曝光的女官员,涉及这方面问题的也不少。”

  方圆说:“燕部长,实际上我从来不想涉足女人问题,可是自从当了校长以后实在是防不胜防,一旦既成事实,又不能无情无义,这可能是我的最大弱点,不过我想不论什么原因,既然自己已经做了就得负责任,绝不能为了自己的前途而伤害人家。”

  燕思卿说:“实际上,这既是你的缺点也是一大优点,你这么重情重义,哪个女人也不会反叛你,也就不会被别人抓住把柄,这也是叶书记我们对你比较放心的重要原因。现在我只是提醒你一下,绝对没有批评你的意思,你就放心吧。以后我发现什么不利于你的情况,也会及时提醒你的。我现在一个人住在宾馆,以后感到寂寞的时候,也可能让你去我那里,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方圆沉思了一会儿,说:“只要燕部长看得起小方,我自然高兴。你什么时候想让我去,提前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前往。”

  燕思卿笑了笑,说:“看来你猜到了我的心思,我也是女人,我那口子在杭江工作,你不用担心,只是我年龄比你大十多岁,长得也不算怎么漂亮,千万不能勉强你,即便你不愿意,我也会把你当亲弟弟一样看待。”

  方圆说:“燕部长不用多心,你能够这样坦率地告诉我,就说明你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燕思卿说:“现在咱们拥抱一下,就算说定了,等赵书记和张副总理走了以后,我就安排咱们的第一次,一个月你只要给我一两次就行,不过咱们的来往更要保密。”说完,就起身去反锁了房门,然后两人就拥抱在了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7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