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橘迷

橘迷

 
 
 

日志

 
 

3096、该发生的不用急  

2014-10-05 12:21:16|  分类: 局长成长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96、该发生的不用急(乐趣找乐续写)

  (郑重声明:本人续写局长,纯粹是自娱自乐,因为原作者使用了许多实际地名,这里依然沿用,但是无论地名还是人名全部纯属虚构,请读者不得对号入座,如有雷同,敬请谅解!)

 

  方圆打开房门,看到的不是来送饭的,而是妻子孔双华,原来她两手都提着东西,不方便掏钥匙,就按了门铃。方圆接过孔双华手里的东西,笑着说:“我还以为是饭店来送外卖的呢,你不是说中午不回来吗?”

  进屋以后,孔双华说:“现在还不到11点半,人家饭店中午外卖的送饭时间,除了客户特殊约定外,一般是11点半开始,现在恐怕还没派出来呢。上午开完会,我看没什么事,就回家来吃饭了。你怎么订了外卖,老妈呢?”

  方圆说:“刚才老妈洗澡摔了一跤,我为了让她休息一会儿就订了外卖。”

  孔双华心急地说:“老妈现在怎么样了,摔坏哪里没有,怎么没去医院看看?”

  孔淑芳从屋里走出来说:“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对亏小方提前下班回来的早些,他给我用红花油揉搓了好一会儿,我这个大仰八叉摔的,差一点痛死我。小方说把后臀和后背都摔红了。”

  孔双华看到母亲穿着紧身衣裤,笑呵呵地说:“妈,你这个仰八叉摔的,我看倒是个好事,反正没有伤筋动骨,却把你的脑筋给摔开窍了,在我的印象里,你可是第一次穿的这么性感,看上去比我都年轻了。”

  孔淑芳笑着说:“你个死丫头,还敢拿亲妈也开玩笑,我在家里穿啥还不一样,小方也不是外人,刚才我光着身子他都看到了,还有什么清高可装啊!以后在家里,只要没有外人,我就敢随便了。”

  孔双华说:“好哇!妈,这可是你的一大进步。一会儿吃过饭,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保准你会更高兴。”

  孔淑芳说:“什么事啊,这么神秘兮兮的,现在就不能说吗?难道你还避讳小方啊!”

  孔双华说:“我避讳他干啥,只不过咱娘俩的悄悄话,还是先别让他知道,等你同意了我再告诉他。刚才我去市场买了些鱼虾肉菜,本想回来跟你一起做饭,哪知道方圆订了外卖,那就等晚上再做吧。”

  正说着,方圆的手机响了,他猜测可能是送饭的,接通以后告诉了门牌号码,很快就送到了,付过款以后,娘仨把饭菜和汤分别倒进了自家的餐具,送饭的人离开后开始用餐。

  吃过饭以后,方圆在客厅打开电视看午间新闻,孔双华来到了孔淑芳的房间。进屋以后,孔双华搂着母亲一起躺在床上,笑嘻嘻地问道:“妈,你刚才真的什么都让方圆看到了?”

  孔淑芳说:“他当时刚刚回来,听到我摔倒以后,急忙进来把我抱了起来,然后给我擦红花油,我想反正他什么都看到了,干脆就让他给我搓洗了身子,连前面都是让他搓的。”

  孔双华问:“他看没看你的胸部和下边,摸了没有?”

  孔淑芳说:“他肯定看了,但是没用摸,胸部给我搓洗的很细致,下边只是用搓澡巾轻轻的搓了搓腹股沟。你问这些干啥,我可告诉你,我们娘俩决没有干那种事,他不过是给我搓洗了一遍身子。”

  孔双华笑着说:“妈,你别多心,我倒是希望你们娘俩再进一步,如果你喜欢方圆,我绝对举双手赞成,所以我想问问方圆有没有那种意思。”

  孔淑芳说:“怎么说呢,要说我不喜欢方圆,那绝对不是心里话,你是我闺女,也不该隐瞒你,这些天我确实常常想小方,甚至有过去搞对象的那种感觉,可是我心里有数,他是我的女婿,是我女儿的女人,绝对不能有非分之想。而且刚才小方给我的印象,他是把我当成亲妈一样,所以敢看我的身体,却不越雷池半步,甚至连摸都没有摸一下。开始我有些感到失望和遗憾,后来觉得我们娘俩保持亲母子的关系,也是一种乐趣,起码赤裸相对就没用什么心理障碍了。”

  孔双华说:“我还是希望你跟方圆超越一下母子关系,你的生理需要才能得到满足,自从我真正理解方圆对女人问题的态度以后,我觉得他肯定能接受你的感情,他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为了让你开心,他肯定会答应你的要求,就看你敢不敢走出这一步了。”

  孔淑芳说:“小华,我可是你亲妈呀!哪有母女俩同爱一个男人的?这可是违背伦常的大逆不道啊!你对他外面有女人的事情还耿耿于怀,难道就舍得让你的亲妈也成为他的情人?”

  孔双华说:“妈,我现在不是原来的小华了,方圆在外面的女人我已经全部认可了,宋思思出国的时候,我还主动到饭店参加了欢送宴会,并代替方圆把宋思思送到了机场,你说我还能在意自己的亲妈也加入进来吗?另外,你也不用相信那些狗屁伦理,母女同爱一个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个不伦不类的社会,各种乱伦的事情还少吗?你本身跟方圆也没用血缘关系,实际上也算不上乱伦。我看只要你同意,我就说服方圆接受你。”

  孔淑芳说:“即便这些都可以不顾忌,可是虽然你爸爸背叛了我,却还是我的名义丈夫。我怨恨他在外面找女人,可自己却跟女婿有这种不伦行为,要是你爸爸知道了,我还有什么道理可讲呢?”

  孔双华说:“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爸爸给我打电话说了几次,想让方圆替他安慰你,让我劝劝方圆,丈母娘跟女婿在家里有这种事也不为过,他说也跟方圆说过这种意思。如果我爸爸因此责怪你,我和方圆也可以给你证明,完全是他促成的。”

  孔淑芳说:“你爸爸要是真想怎么办,还算他有点良心。不过我觉得小方即便能够答应我,也有点代人受过的滋味,等于是你爸爸逼迫他所为。这样的话,我暂时还不能答应你,更不能向小方提出这种要求。那样的话,很可能会给小方的心理造成伤害。”

  孔双华说:“我相信方圆也会真心喜欢你的,我看你就别犹豫了,这次你摔倒后跟方圆赤裸相对,恐怕就是天意。如果你错过这次机会,以后恐怕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了。”

  孔淑芳说:“该发生的事情就不用心急,完全可以顺其自然;不该发生的事情即便勉强办到,事后很可能会出现问题,你就不用瞎操这份心了,一切随缘吧。”

  母女俩的谈话在模棱两可的情况下结束了,孔双华喜忧参半地离开母亲的房间,来到客厅坐在了方圆身边。方圆关闭了电视,夫妻俩拥抱在一起。孔双华问:“方圆,你看了老妈的身子有什么感觉?她是不是显得很年轻啊?”

  方圆说:“是啊。没想到老妈保养的这么好,要是光看身子也不过30多岁的样子,即便是面相也不过40多岁,起码显得年轻10多岁。我就不明白老爸为什么不喜欢老妈,外面的女人再好,也多不了什么物件,还不是一样的亲近快乐?男女之间如果没有感情再漂亮也难以长久,老夫老妻的感情总比那些水性杨花的女人好吧。”

  孔双华说:“再好吃的东西也有吃腻的时候,再好玩的玩具也有玩腻的时候,老爸对老妈恐怕就是吃腻了玩腻了,想换换口味,找找新感觉,只是他不该喜新厌旧,有了新欢就好像老妈不存在了一样,实际上吃腻的东西还可能再吃,玩腻的玩具也可能再玩,老爸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总有一天他会后悔的。”

  方圆说:“或许老爸也不是喜新厌旧,他是旧思想太多,他跟小麻老师在一起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他想让年轻的女人给他生一个男孩,包括睿睿的名字他自作主张改成孔方睿,都是他脑子里传宗接代的旧思想在作怪,这才是他疏远老妈的真实原因。”

  孔双华说:“老爸真是白喝了那么多年墨水,还是学部委员呢,我都替他脸红,都什么年代了还那样重男轻女!我原来一直不明白,老爸为什么在女人问题上不能像你一样重情重义,哪知道他还有这种旧意识,这让我更看不起他了。方圆,你觉得老妈值不值得你喜爱?”

  方圆说:“她是咱们的老妈,我怎么可能不喜欢呢?哪有喜欢老妈还讲究值不值的?你把老妈看成什么人了?”

  孔双华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对老妈的喜欢有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就像喜欢我和外面那些女人一样。”

  方圆说:“那怎么可能呢?我可是老妈的女婿啊!哪有女婿跟丈母娘干那种事的?不光情理上说不过去,而且情感上也难以办到,就算是我和老妈都有了那种想法,恐怕也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孔双华说:“那有什么可难的,你就把老妈当成外面的女人,包括老妈也可以把你当成外面的男人,互相之间在情感上就容易接受了。”

  方圆说:“你说的简单,做起来就难了。依我看还是顺其自然吧,该发生的事情不用心急,不该发生的事情更不能勉强,只要老妈能够开心快乐,就尽可能保持现状,你就不用费心了。”

  孔双华叹了口气,说:“咳,没想到你们娘俩完全一个强调,那就等着顺其自然吧。今天晚上早点回来,我可真的很想要了。”

  方圆说:“你要是实在想,我就现在给你一次。”孔双华看了看背景墙上的褂子,说:“都快1点半了,恐怕来不及了,晚上再给吧。我去上班了。”

  孔双华走后,方圆到岳母的房间看了看,孔淑芳正在睡觉,看样子睡得很香甜。方圆关好房门,回到客厅,从手包里找出连恒波的手机卡,安装到自己原来的一部旧手机上,给他的女儿打去了电话。

  很快,听到了连美欣的问话:“爸,你不是被双规了吗,怎么还能打电话?昨天我打了好几次这个号码,都是提示已经关机。现在你的其他号码说不定都会被监听,只有这个号码是我春节回家的时候,你用保姆的身份证刚办的,我估计没人知道。”方圆这才明白连恒波为什么把这个手机交给了马淑芬。

  方圆当即回答说:“美欣侄女,我是你方叔叔,教育局的方圆。你爸爸被带走之前,托人给我带了一张纸条,还有这个手机,让我关照你,今天我刚从金华回来,先给你打个电话,你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了哭声,连美欣一边哭泣一边说:“方叔叔,昨天东州纪委来人找我了解情况,我才知道我爸爸妈妈出事了,估计他们的罪过轻不了,我爸爸妈妈的手机打不通,家里的座机可能断着线,我都该急死了。”

  方圆说:“我听说你爷爷奶奶在你们家呀,你不是还有一个大伯么,跟他们联系过没有?你不要伤心,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有什么事情我帮你解决。”

  连美欣声音有些哽咽地说:“我大伯为人耿直,看不起我爸爸的所作所为,兄弟俩经常吵架,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反目成仇,已经两三年没有来往了,我爷爷奶奶也不喜欢我爸爸,平时都在我大伯那里,所以我连他们的电话号码都不知道。今天上午,我爷爷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家里被查抄的时候,除了房子和法定生活用品以外,其他东西都被没收了,他们不愿意在我家住,又回到了大伯家,我大伯不愿意跟我来往,昨天把爷爷带到他家的房产手续和钥匙等都用快递寄给了我,实际上等于断绝了关系。我爷爷说他和奶奶年龄大了,也照顾不了我,让我好自为之,我正发愁将来怎么办呢,势必我才18岁,家里的亲人不愿意理我,恐怕外人就更看不起我了。”

  方圆说:“美欣,你不用担心,既然你爸爸把你托付给我,下一步我就是你的亲人,你爸妈犯罪也不是你犯罪,在心理上你不用有负担,不管你爸妈将来的结果如何,你都不能自暴自弃,一定要坚强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能做傻事,把精力都用在学习上,更加努力地完成好学业,争取将来自立自强,有了出息照样可以出人头地,等你大学毕业以后,我想办法给你安排工作,成家立业。以后你有什么难处,或者心里有什么苦恼,就给我打电话。”

  连美欣依然嘤嘤地哭泣着说:“谢谢方叔叔的关心,我爸爸很可能知道他早晚会出事,我刚上高中的时候就给我存了四个银行卡,总计三百多万呢,我上大学的时候他就交给我了,他说这是干净的钱,别人不会知道,这四张卡在我这里,没有被抄走,五一放长假的时候,我回去一趟,到时候我交给你保存,免得出差错。经济上我倒是没有什么担心,只是对将来感到渺茫。”

  方圆说:“你爸爸还给了我一套房子和一百多万的银行卡,我也给你留着。只要你好好学习,我保证你将来不会受到你爸妈犯罪的任何影响。”

  连美欣说:“方叔叔,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爸爸给你的房子和钱就不用给我留了,你即便不需要,那也是我爸爸的一点心意,我有这三百多万,再加上现在那套房子,也就足够我用了。”

  方圆说:“美欣,你知道我家里有公司也不缺钱,既然你爸爸把你委托给我,照顾好你就是我的责任,房子的事情,我担心万一被发现,很可能惹麻烦,这几天我先把产权变更一下,银行卡既然到现在还没被查到也就没什么风险了。这些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你就安心的学习吧,等你五一回来的时候,我想办法让你去见见你爸爸妈妈。只是为了长久关照你,有关你爸爸委托照顾你的事情,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以免引起麻烦。”

  连美欣说:“我会注意的。方叔叔,我一直都很崇拜你,甚至把你当作我的偶像,这次我爸爸正好把我托付给你,这可是天意。有了你的关照,我就什么也不想了,肯定会更加努力地好好学习,将来报答你对我的关怀。”

  方圆说:“只要你能够安心学习,我就放心了。现在我得去上班了,你爸爸的这个号码,我这段时间暂时保留,你拨打的时候如果关机,就直接打我的电话。”说完告诉了手机号码。

  挂断电话,方圆回到客厅,到窗前看了看楼下,阮少修还没有过来,回过头时,却发现岳母孔淑芳从卧室走了出来。方圆问:“妈,你怎么不睡了?”孔淑芳说:“刚才做梦笑醒了。你猜猜,我梦见了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6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