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橘迷

橘迷

 
 
 

日志

 
 

3101、宋思思紧急求救  

2014-10-05 12:32:34|  分类: 局长成长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101、宋思思紧急求救(乐趣找乐续写)

  (郑重声明:本人续写局长,纯粹是自娱自乐,因为原作者使用了许多实际地名,这里依然沿用,但是无论地名还是人名全部纯属虚构,请读者不得对号入座,如有雷同,敬请谅解!)

  其实,孔淑芳根本没有睡觉,看着两个孩子躺下以后,她想去客厅看电视。小方睿已经习惯了跟苗智慧睡在一起,他喜欢跟大姐姐睡一个被窝,而苗智慧更喜欢把不足两岁的小方睿搂在怀里,简直比亲姐弟还亲,所以不用姥姥再哄着睡觉。

  孔淑芳从两个孩子的房间出来以后,听到孔双华正在跟方圆谈论周玉洁的事情,好奇地停在门口偷听起来,从孔双华对周玉洁的态度,她感到自己的女儿好像变了一个人,竟然主动给老公拉起皮条,随后听到对自己的安排,更觉得女儿有些不可思议。听到两人开始亲近以后,她的心有些烦乱,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脱光衣服躺到了床上。

  看着自己白皙光滑的身子,孔淑芳不禁暗自嘲笑:你保养的这么好,为的是啥?那个老东西为什么不喜欢?想起女儿对方圆的坚决请求,孔淑芳觉得一定是孔子田的主意,他想用这种办法彻底甩掉自己,将来就是把小媳妇领回家,自己都没有理由拒绝了。孔淑芳想,决不能让那老东西的阴谋得逞,看来自己和心爱的女婿还不能走到那一步!可是,自己脱光衣服干什么?要是方圆按照女儿的要求主动提出来怎么办?

  孔淑芳有些犯愁了,这样的机会一旦失去,恐怕就不会有第二次了,说不定还会伤害了方圆的自尊心,刚刚建立起来的亲密感情就可能付之东流。可是她又不想让孔子田顺心如意,决不能留下任何对自己不利的把柄。想来想去,最后打定主意,还是让方圆想办法,不管他怎么决定,都不会伤害娘俩的感情,说不定还可以两全其美。

  想到这里,孔淑芳的心绪好了许多,既然如此,光着身子也就无所谓了,反正方圆看过了自己的一切,再假装斯文还有什么意义。不过她盖上了薄被假装睡觉,想看看方圆有哪些举动。

  方圆来到岳母的床前,悄悄地撩开被子躺到了岳母身边,他不敢造次,担心把岳母弄醒,试探地把侧过身去,把手轻轻的放在了岳母的胸部,然后再也没敢轻举妄动。

  孔淑芳等了一会儿,不见方圆再有动静,便假借翻身面对方圆,把大腿压在了方圆身上。这让方圆更加不敢动弹,不过那东西却明显顶在了岳母的隐秘之处,方圆顿时觉得血脉喷张,可是岳母似乎还在熟睡着,他只能耐心地继续等待。

  这时,方圆听到了自己的手机铃声,随后,孔双华悄悄地进来,借着门缝的灯光,看到方圆已经从被窝来钻出来,小声说:“方圆,宋思思的电话,说有急事找你。”方圆赶紧下床和孔双华一起走了出去。方圆猜测肯定是宋大成的事情,让宋思思不知道该这么办了。

  来到孔双华的房间,方圆接过手机问道:“思思,这么晚了,有什么急事?”电话那头传来了哭声:“方圆,你得去救救我妈,她简直要疯了,我刚刚给她打完电话。”方圆说:“怎么回事?公司的事情,我已经帮她解决了,还能有什么事情让她发疯?”

  宋思思嘤嘤地哭泣着说:“都怪我,刚才把我爸的事情告诉她了,没想到她当时就破口大骂,然后说她不想活了,我担心她出事,才迫不得已给你打电话。”

  方圆说:“你别着急,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去了以后也好想办法安慰她。”

  宋思思说:“我们到这里以后,很快联系了一家即将倒闭的服装公司,已经办理了合资经营手续,没想到我爸跟公司一个女翻译勾搭成奸,这几天夜里一直没有回家,那个女人是刚离婚一个多月的独身女人,原本是台湾人现在已加入罗马尼亚国籍,我爸对她的情况并不了解,我担心他上当受骗,刚才他又要去找那个女人,就跟他谈了我的想法,可是他根本不听我的劝告,还说不准备回国了,马上跟那个女人登记结婚,让我千万不要告诉我妈。他走了以后,我感到很生气,就给我妈妈打了电话。”

  方圆说:“思思,你怎么这样不冷静,这种事情让你妈妈知道了,她能受得住吗?为什么不先给我打过电话,提前有所准备也不至于这样措手不及,宋叔真的要跟那个女人结婚吗?要是这样,可就麻烦了。”

  宋思思的哭声更大了,断断续续地说:“我是想让我妈出点主意,帮我想办法阻止我爸,哪想到我妈却发了疯,听声音当时就把电话扔掉了,我再打就没人接了。你快想想办法,该怎么办啊?”

  方圆说:“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你也不用着急了,防止肚子里的孩子动了胎气,你放心吧,我现在就去你家,先安慰安慰你妈,然后再想办法解决宋叔的事。”

  宋思思说:“那就拜托你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千万不能让我妈出事啊!我这里你不用惦记,司姐冲着你的面子也会帮我的。一会儿我就去她那里。”

  方圆说:“你告诉司姐,就说我请她帮你想想办法,她经历的事情比你多,黑白两道都了解一些,另外宋叔出国的时候,把公司的所有流动资金都带走了,我让苗哥借给朱阿姨500万才维持了公司的运营,你跟司姐商量一下如何控制这笔巨额资金,只要把资金的支配权力控制在你手里,宋叔就是跟那个女人结了婚,也不会发生大的风险。”

  宋思思说:“好的,你这个主意真是太好了,我一会儿就去找司姐商量,你赶快去看看我妈吧,她上来脾气有时候不顾后果,说不定真的会出什么事。另外,你跟双华姐替我解释一下,我情急之下忘了这里和国内的时差,打扰你们了。”

  方圆说:“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客气啥,双华不会在意的。我现在就去你家,放心吧,我不会让朱阿姨出事的。”

  刚刚挂断宋思思的电话,朱蕊又打了进来,哭着说:“方圆,我没法活了,刚才是不是思思在给你打电话?宋大成这个王八蛋,差一点把公司搞垮,现在居然又找了小老婆,还要登记结婚,真他妈的不是人揍的,他这是往绝路上逼我呀,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方圆说:“阿姨,你先别着急,我马上去你那里,千万要想开些,一切事情都会有解决的办法,我现在就往你那里赶,千万别做傻事,等我到了咱们再商量。”

  挂断以后,方圆对孔双华说:“老妈一直睡着,等我回来再说吧,不知道把她吵醒了没有,一会儿你去看看,我现在先去宋家,等朱阿姨情绪稳定了就回来。”

  孔双华说:“你去吧,心眼小的女人,一旦想不开,就可能真的出事,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可不能马虎,好好劝劝朱阿姨,不用着急回来,我一会儿跟老妈去睡一个被窝,替你给她热热身。去吧,注意安全。”

  方圆很快穿好衣服,小跑似地下了楼,开车直奔宋家,临近别墅的时候,方圆给朱蕊打了电话让家人打开大门,他直接把车开进了院子里。

  开门的是家里的佣人,方圆看到朱蕊的房间亮着灯,还听到了哭声。佣人告诉方圆,朱总已经哭闹好一会儿了,可能是思思那边出了什么事,一直在骂宋大成。方圆让佣人关上大门去睡觉,自己直接上了楼。

  看到方圆进屋以后,朱蕊马上扑到了方圆的怀里,“呜呜呜”地哭泣着说:“小方,我不想活了,现在我才明白,宋大成让我留在国内就没安什么好心,怨不得他把账上所以的资金都带走了,原来就是想甩掉我,真他妈的没良心,刚到那里才几天,就找了小老婆,还要跟人家结婚,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方圆没有像上一次那样推开朱蕊,反而把她搂在了怀里。方圆知道这个时候,朱蕊最需要的是温泉和安慰,决不能让她感到任何冷淡与无助,方圆说:“阿姨,你先冷静一下,何苦这样想不开呢,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是再伤心又有什么用处,我看你现在倒是应该更坚强起来,咱们好好商量个解决的办法。”

  朱蕊就像个小孩子似的,哭得更伤心了:“能有什么办法,他远在异国他乡,我还能把他怎么样,过去我就听说他背着我在外面乱搞女人,可我一直都不相信,现在看来都是真的。他妈的真不是东西!我想,既然他不让我好活,我也不能让他逍遥自在,明天我就去办出国手续,大不了去罗马尼亚跟他同归于尽!”

  方圆轻轻的抚摸着朱蕊的后背,安慰道:“阿姨,你可不能做傻事,那不是办法,为了思思你也不能这样想,天无绝人之路,你这么善良,好人总会有好报的,宋叔说不定也是一时糊涂,我让思思去找司雨诗了,如果宋叔真的铁了心,咱们再想其他办法。”

  朱蕊依然在嘤嘤地哭泣,两眼直盯盯地看着方圆:“要是宋大成真的跟那个女人结婚,我该怎么办?我一个女人,还能撑起这个家么?”

  方圆说:“怎么不能,即便宋叔真的铁了心,还有我和思思呢,我不会不管你的。”

  朱蕊的神情明显有些变化,哭声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啜泣,她说:“真的?下一步我可就只能依靠你了。自从他们爷俩去了罗马尼亚,我的心里就一直没着没落的,现在宋大成又做出这种事,要是你不管我,可就真的没什么活路了。”

  方圆联想起上一次朱蕊搂抱自己的情形,再看她眼巴巴望着自己的眼神,预感到自己将要面临的最棘手难题,不是宋大成的事情,而是这个事实上也是丈母娘的感情问题,在这种情形之下,自己还能生硬地拒绝吗?那样的后果就不堪设想。

  方圆不敢再有亲昵的表示,笑着说:“阿姨,我怎么会不管你呢,尽管我和思思的关系不能公开,可事实上你也是我的丈母娘,就算是替思思尽孝,我也应该好好孝敬你。”

  朱蕊的情绪进一步平稳了一些,她想起曾经被方圆看过赤条条的身子,想起上次搂抱方圆的迫切心情,想起这些天对方圆的暗自思恋,想起这次搂抱着方圆没有被拒绝,心里不免涌上了许多燥热,现在自己等于没了男人,心里的唯一寄托也只能是方圆了。

  朱蕊擦了擦眼泪,用力地搂抱了一下方圆,说:“谢谢你,小方,现在你是我身边唯一的亲人了,有你刚才这句话,我心里就踏实了许多,宋大成娶了小老婆以后,我可就成了独身女人,要是你不嫌弃我,就还有个盼头。说老实话,这些天我只要一个人闲下来就会想到你,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喜欢你。”

  方圆笑了笑,说:“丈母娘心疼姑爷,天经地义。以后我尽可能抓空多来看看你,省得你一个人孤独。”

  朱蕊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把身子故意和方圆贴的更紧,不好意思地说:“我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现在我真的很喜欢你,要是你不嫌弃我年龄大,能不能咱们更亲近一些,只是我担心你不喜欢我。”说完再次抬起头来直盯盯地看着方圆。

  方圆的目光跟朱蕊的眼神碰撞在一起,一种同情心油然而生,在这种情况下还怎么能让朱蕊再伤心呢,他抚摸着朱蕊的后背,模棱两可地说:“阿姨,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为了让你高高兴兴地好好活着,我也不能再让你伤心落泪,以后你有什么烦心的事就跟我说,只要我能办到的就一定会帮你。”

  朱蕊有些心急地说:“你要是喜欢我,就像对思思那样,我也想当你的女人,你能答应我吗?只有这样我才能高高兴兴地活着,一个女人要是没有男人爱,就是活着也跟死人差不多。”

  方圆说:“阿姨,我理解你的心情,也应该答应你的要求,可是我担心思思不能接受,你是她的亲生母亲,她会这么想呢?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咱们可没处找后悔药啊!另外,你事实上是我的丈母娘,咱们要是变成情人关系,也有违伦理,一旦让外人知道,咱们的脸面可就丢光了,以后还怎么见人?”

  朱蕊说:“思思是个懂事的孩子,我想她肯定能理解我的心情,绝对不会反对这件事,而且咱们私下来往,她也不可能知道,即便将来知道了,我也有办法说服她。至于是不是违背伦理,我倒是根本不在乎,你跟我没有血缘关系,也不存在伦理问题,而且咱们在家里亲热,别人也不可能知道,家里的几个佣人你更不用担心,她们已经习惯了守口如瓶。要是你没有别的顾虑,咱们就从今天开始,以后我也当你的女人,或者你把我当成思思也可以。”

  方圆说:“既然阿姨一定要这么办,我也就没啥可说的了。关于宋叔的事,我让思思去找司姐商量,尽快把带去的巨额资金控制在思思手里,即便宋叔娶了那个女人,也不会有大的损失。”

  朱蕊说:“我和思思能有你保护,就一切都不用担心了。我现在有了你,也不在乎那个老东西了,这几天我就公开把他的所有股份都转移到我的名下,股东们已经知道他险些造成公司倒闭的情况,都会支持我。”

  方圆说:“明天或者后头,我可能带着孔局长来公司,布置省委书记和国务院张副总理前来视察的相关事宜,到时候你可不能跟我显得过于亲密,免得引起猜疑。我想通过这次领导视察,肯定会进一步扩大公司和产品的知名度,这可是花几百万广告费都办不到的大好事,你的声望也会得到提升,具体事宜,我们来的时候,再跟你交代。”

  朱蕊说:“这可太好了,员工们也会高兴的。小方,以后我是你的女人了,公司将来也是你和思思的,能不能发展我还得靠你呀。咱们洗一洗睡吧,我的心里早就痒痒了。”

  于是两个人宽衣解带,进入了卫生间。洗过鸳鸯浴之后,又在朱蕊的大床上奋战了几个回合,方圆才最后完成发泄,朱蕊飘飘欲仙地不知飞进了多少次天堂。

  方圆给朱蕊温存了一会儿,说:“阿姨,我来的时间不短了,你好好休息,我也该回去了。”

  朱蕊说:“好的,我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你给我这一次,恐怕比宋大床十次八次都厉害,尤其你的家伙比他的大多了,怨不得思思不愿意出国,原来你这方面也超常的厉害。以后你你十天半月的给我一次,我就感到满足。时间不早了,你回去吧,免得双华惦记。”

  两人互相拥抱亲昵了一会儿,方圆才穿好衣服,开车回到了家里。

  评论这张
 
阅读(10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